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诡事怪谈

更新时间:2019-12-28 13:57:17

诡事怪谈

诡事怪谈 痕丶迹 著

连载中 吴不凡陈慧儿 轻小说 冶艳小说 宫斗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火爆新书《诡事怪谈》是来自作者痕丶迹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吴不凡陈慧儿,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世上有很多诡异的事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谈总在发生。吴不凡:灵异事件处理者?不,我不是,我只是收费替人消灾。

精彩章节试读:

一辆通往G市的动车上,一个青年神色有些恍惚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青年带着一双黑边大眼镜,头发修理的整整齐齐,衣服也是如此,一看就是一个书呆子。

就这样回归都市了?

青年直到现在都还感到有些不现实,想昨天,他还在东欧那边忙生忙死,老头子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叫回来了。

在这之前,他想回国,一般情况下都要申请好几次才行。

青年虽然带着黑框大眼镜显得很平凡,但他的名字却是叫做不凡,姓吴名不凡。

华夏姓吴的人很多,但茅山一脉姓吴的却只有一个,曾经的茅山一脉弃徒就是吴不凡的爷爷。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吴不凡的爷爷都不允许吴不凡回国的原因之一。

这一次如果不是与吴家世交的杨家遇到了麻烦,吴不凡估计自己想要回国估计还得过多五六年。

就在吴不凡怔怔出神的时候,电话铃声猛的响了起来,吴不凡看了看来电显示,苦笑的按下接通键。

“臭小子,到G市了没有?”电话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还没,估计还有大半个钟头。”吴不凡给人的印象看起来有些像书呆子,但谈吐可是一点儿书呆子的样子都没有:“我说老头子,这不是还没有闹出人命么?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没闹出人命?一看你小子就不关心国内所发生的事情,那栋别墅早就已经闹出了三条人命了,要不然杨老会那么心烦来找我?你小子到了之后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

“放心,我们吴家不就是解决处理这些事情的么。”吴不凡不置可否,这种事情对于吴家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当然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大恐怖。

茅山一脉吴家人,也被称之为茅山弃徒,同时也被外界的人称之为驱魔人。

而吴不凡不仅仅只是一个驱魔人,还是一个赏金猎人。

“你先看看我发给你的资料。”

没有给吴不凡太多考虑的时间,留下一句小心行事之后,老头子就挂断了电话。

吴不凡早就已经习惯老头子这种没头没尾的通话,也没有太过的在意,拿出平板开始查看邮件。

事实上老头子说的还真没错,吴不凡这些年还真的没有怎么关系国内的事情。

杨家所遇到的麻烦就是所谓的闹鬼,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在这一年内闹的沸沸扬扬,起初是因为杨家那栋常年无人居住的别墅出了命案,随后便是闹鬼的传闻,而且这事情已经上了新闻了。

闹鬼?

吴不凡的嘴角微微扬起,他们家就是干这一行的啊,哪里有鬼,哪里就有他们家的人存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违背常理甚至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存在,很多人都会把他们归类到鬼怪一途,说错当然也有错的地方,但并不是完全错。

至少在吴不凡这里并不全是如此。

吴不凡的眼中的世界跟普通人眼中的世界天差地别。

抬起头,看着那个推着餐车走过来的魅力乘务员,吴不凡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乘务员很漂亮,大概二十多岁,长得很精致,此时俏脸上带着礼貌性的微笑,推着餐车在过道中缓缓行走,只是时不时的挠一挠后颈部。

在近一些,吴不凡的前座上,那个在摆放行李箱的光头大汉则是脾气暴躁的时不时挠一后脑勺。

吴不凡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他没有想到回国的第一天竟然会遇到这种好玩的事情,当然了,吴不凡不是什么圣人,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举动他可是不会做的,他是赏金猎人,不是雷锋。

吴家天眼通,这是那些名门大派都想要获得的能力,而吴不凡之所以会被赶去东欧那边,就是因为吴不凡天生就有天眼通,根本就无需修炼。

打开平板,吴不凡开始查看自家老头子传过来的资料。

做高铁就是有这么点好处,如果现在是飞机的话,别说立马查看了,估计连有没有收到邮件都不会知道。

只是低头的那一瞬家你,吴不凡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同一秒钟内,整辆高铁陷入黑暗之中,那一秒钟,全体陷入寂静之中,所有的交谈声音全部消失,连推着餐车的乘务员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脸色惊愕的抬头望向车顶。

一闪……一闪!

灯光突然间紧促闪动。

不远处,一个拿着化妆镜子的女生突然间尖叫的将手中的镜子扔了出去,在镜子内,一个七窍流血的恐怖脸庞在泯灭不停的灯光之中一闪而逝。

尖叫声响起,不知道是谁带头,原本寂静的车厢被恐惧的尖叫声打破。

所有人的声音都充满了恐惧与不满,尖叫声与恐惧的神色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下呈现。

众生百相。

坐在距离洗手间最近的一个女孩子,此时满脸惊恐,如同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将整个身体卷缩在椅子上,嘴里不停的恐惧嚷嚷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再后一些,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已经捂着胸口,那脸上的恐惧如同一辙。

高铁失明?这种情况太过诡异了,如果说是停电的话,那么高铁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停下来。

如果是出事的话,那么高铁不可能如同现在这般平稳的前行。

一切都太过诡异了,诡异到连那些常年在高铁上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隐隐的感到恐惧,以至于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们竟然无法想到用什么理由可以安抚乘客。

吴不凡推了推眼镜框,回国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很无奈啊。

那个光头大汉此时满脸紧张恐惧的紧紧抱着自己的背包,恐惧的同时警惕的望着四周围,标准的做贼心虚的表现。

他的嘴里甚至还念念叨叨着:不要找我,不要找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求求你们放过我。

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可想而知,光头大汉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几乎是在灯光闪所的第一时间,所有能够反光的东西近乎都能够看到一个七窍流血的惨白恐怖脸孔闪现过。

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儿童的脸孔。

尖叫声更加尖锐。

“很可爱啊,有什么好怕的?”吴不凡歪了歪脑袋,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嘴角的苦笑愈发的浓郁。

-->

一辆通往G市的动车上,一个青年神色有些恍惚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青年带着一双黑边大眼镜,头发修理的整整齐齐,衣服也是如此,一看就是一个书呆子。

就这样回归都市了?

青年直到现在都还感到有些不现实,想昨天,他还在东欧那边忙生忙死,老头子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叫回来了。

在这之前,他想回国,一般情况下都要申请好几次才行。

青年虽然带着黑框大眼镜显得很平凡,但他的名字却是叫做不凡,姓吴名不凡。

华夏姓吴的人很多,但茅山一脉姓吴的却只有一个,曾经的茅山一脉弃徒就是吴不凡的爷爷。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吴不凡的爷爷都不允许吴不凡回国的原因之一。

这一次如果不是与吴家世交的杨家遇到了麻烦,吴不凡估计自己想要回国估计还得过多五六年。

就在吴不凡怔怔出神的时候,电话铃声猛的响了起来,吴不凡看了看来电显示,苦笑的按下接通键。

“臭小子,到G市了没有?”电话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还没,估计还有大半个钟头。”吴不凡给人的印象看起来有些像书呆子,但谈吐可是一点儿书呆子的样子都没有:“我说老头子,这不是还没有闹出人命么?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没闹出人命?一看你小子就不关心国内所发生的事情,那栋别墅早就已经闹出了三条人命了,要不然杨老会那么心烦来找我?你小子到了之后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

“放心,我们吴家不就是解决处理这些事情的么。”吴不凡不置可否,这种事情对于吴家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当然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大恐怖。

茅山一脉吴家人,也被称之为茅山弃徒,同时也被外界的人称之为驱魔人。

而吴不凡不仅仅只是一个驱魔人,还是一个赏金猎人。

“你先看看我发给你的资料。”

没有给吴不凡太多考虑的时间,留下一句小心行事之后,老头子就挂断了电话。

吴不凡早就已经习惯老头子这种没头没尾的通话,也没有太过的在意,拿出平板开始查看邮件。

事实上老头子说的还真没错,吴不凡这些年还真的没有怎么关系国内的事情。

杨家所遇到的麻烦就是所谓的闹鬼,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在这一年内闹的沸沸扬扬,起初是因为杨家那栋常年无人居住的别墅出了命案,随后便是闹鬼的传闻,而且这事情已经上了新闻了。

闹鬼?

吴不凡的嘴角微微扬起,他们家就是干这一行的啊,哪里有鬼,哪里就有他们家的人存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违背常理甚至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存在,很多人都会把他们归类到鬼怪一途,说错当然也有错的地方,但并不是完全错。

至少在吴不凡这里并不全是如此。

吴不凡的眼中的世界跟普通人眼中的世界天差地别。

抬起头,看着那个推着餐车走过来的魅力乘务员,吴不凡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乘务员很漂亮,大概二十多岁,长得很精致,此时俏脸上带着礼貌性的微笑,推着餐车在过道中缓缓行走,只是时不时的挠一挠后颈部。

在近一些,吴不凡的前座上,那个在摆放行李箱的光头大汉则是脾气暴躁的时不时挠一后脑勺。

吴不凡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他没有想到回国的第一天竟然会遇到这种好玩的事情,当然了,吴不凡不是什么圣人,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举动他可是不会做的,他是赏金猎人,不是雷锋。

吴家天眼通,这是那些名门大派都想要获得的能力,而吴不凡之所以会被赶去东欧那边,就是因为吴不凡天生就有天眼通,根本就无需修炼。

打开平板,吴不凡开始查看自家老头子传过来的资料。

做高铁就是有这么点好处,如果现在是飞机的话,别说立马查看了,估计连有没有收到邮件都不会知道。

只是低头的那一瞬家你,吴不凡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同一秒钟内,整辆高铁陷入黑暗之中,那一秒钟,全体陷入寂静之中,所有的交谈声音全部消失,连推着餐车的乘务员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脸色惊愕的抬头望向车顶。

一闪……一闪!

灯光突然间紧促闪动。

不远处,一个拿着化妆镜子的女生突然间尖叫的将手中的镜子扔了出去,在镜子内,一个七窍流血的恐怖脸庞在泯灭不停的灯光之中一闪而逝。

尖叫声响起,不知道是谁带头,原本寂静的车厢被恐惧的尖叫声打破。

所有人的声音都充满了恐惧与不满,尖叫声与恐惧的神色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下呈现。

众生百相。

坐在距离洗手间最近的一个女孩子,此时满脸惊恐,如同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将整个身体卷缩在椅子上,嘴里不停的恐惧嚷嚷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再后一些,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已经捂着胸口,那脸上的恐惧如同一辙。

高铁失明?这种情况太过诡异了,如果说是停电的话,那么高铁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停下来。

如果是出事的话,那么高铁不可能如同现在这般平稳的前行。

一切都太过诡异了,诡异到连那些常年在高铁上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隐隐的感到恐惧,以至于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们竟然无法想到用什么理由可以安抚乘客。

吴不凡推了推眼镜框,回国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很无奈啊。

那个光头大汉此时满脸紧张恐惧的紧紧抱着自己的背包,恐惧的同时警惕的望着四周围,标准的做贼心虚的表现。

他的嘴里甚至还念念叨叨着:不要找我,不要找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求求你们放过我。

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可想而知,光头大汉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几乎是在灯光闪所的第一时间,所有能够反光的东西近乎都能够看到一个七窍流血的惨白恐怖脸孔闪现过。

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儿童的脸孔。

尖叫声更加尖锐。

“很可爱啊,有什么好怕的?”吴不凡歪了歪脑袋,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嘴角的苦笑愈发的浓郁。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冶艳小说
  3. 宫斗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