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诡妻一枚

更新时间:2019-12-28 14:06:13

诡妻一枚

诡妻一枚 沫璃独殇 著

连载中 纪航涂牛 民国小说 百合小说 宅斗小说 炼丹小说

热门好书《诡妻一枚》是来自沫璃独殇著作的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纪航涂牛,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鬼妻一枚,无语人生,白日见鬼,不知其因,百转千回,知天知命,缘起千年,共创来生!我的故事要从十五岁的时候说起,请听我慢慢讲起,那是.......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纪航,从八岁起就觉得身边老有人看着我。

那时侯年纪小,不懂害怕,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

十五岁高考落榜,被老爹一顿痛骂,心情郁闷的我半夜吃错药似的在村里瞎逛,无意间的一次回头,看到一个女人跟在身后,心里好奇是哪家的小妮子大半夜不睡觉,难道也和我一样吗?

十五岁的叛逆心理让我想要恶搞那个女的,于是假装没看见她,一直往前走。

到了李叔家旁边的时候,急忙闪身躲了进去。

因为李叔家边上是一条小路,通向后山的。

我在心里想,等一下会不会吓到那个女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脑勺有点凉,本能的回头看去。

妈呀,一张煞白的大脸就在我身后,至于身体,抱歉,我没看见。

这突然出现的大脸差点将我吓死,我发出了一百二十分呗的喊声。

“啊!鬼呀!”

接着连滚带爬的从小路上滚了出来,脑袋嗡嗡的直响,心跳加速,整个人好像都空了一样,觉得轻飘飘的,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老爹叼着烟锅坐在门边,“吧嗒吧嗒”抽着。

老娘坐在我的床边抹眼泪。

“纪航还小,没考上明年再考,你看你就像见到仇人一样的骂他,现在好了,这孩子不知道在外面遇到了什么。”

“呜呜,最近村里不干净,杨老歪家婆娘和潘老四死得奇奇怪怪的,要是孩子有啥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老娘边哭边数落老爹,我发现之后,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老爹是个“葩耳朵,”怕媳妇,昨天骂我骂得那叫一个带劲,所以让他也试试。

“我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娃,考不上又咋的?你还养活不了他了?考不上就把他爷爷留下来的那块玉拿出去卖了,保准城里的姑娘都要排队上门,你说你骂他做啥?”

“吧嗒吧嗒!”

对于老娘的话,老爹好像听不见,还在抽他的烟,大口大口的烟雾吐出来,好不惬意。

老娘数落人的本事那可是一绝,见到老爹没有反应,伸手给我掖了一下被子,继续道:

“别人家的老子疼儿子疼得跟个宝一样,那像你,十大冤家九仇的骂,你还真是忍心啊!”

对于老娘的本事我深有体会,听着听着心里可怜起老爹来了,他也是为了我好啊,还是不能在装了。

于是我假装才醒来,有些讨好的道:“老妈,你又在数落老爹什么?”

“啊,纪航,你醒了啊!”

听到我的声音,老娘立马看了过来,眼睛都在笑,不过我还是看到她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

“醒了就起来去吃饭,晚点把牛牵去你二伯家,明天他家要犁地!”

老爹的声音传来,拍了拍烟锅里的烟灰,起身离开。

我妈看了他一眼,笑着对我道:“儿子,不要理他,不舒服就多睡会儿,牛他自己牵过去。”

在这一分钟我感觉有妈的孩子就是宝,心里满满的幸福好像要满出来一样,好温暖好温馨。

不过我还是起来了,毕竟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被吓晕了而已。

说起来我的胆子也很大的,平时村里要是有人过世,只要恰逢周末,我都敢一个人帮人家守夜,赚点零花钱。

可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张大脸确实吓着我了。

我没有吃东西,等我妈去忙了就牵着老水牛去村头二伯家了。

我们村叫凤凰村,好几百户人家,四面八方都是高高的大山,最近的集市和县城距离村子三十多里路,不过现在日子好了,虽然大车来不了村里,拖拉机倒是能出能进,也算交通方便了。

从我家到二伯家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村里人的孩子发个烧感个冒啥的,都会拿着黄纸香烛来这里祭拜,说什么有脏东西缠身才会生病。

至于看医生一说,村里人可不新这个,没啥大病拜一拜就好了。

不过我从小到大都不信这些,只是很多事情不是绝对。

我牵着家里的老牛来到十字路口这里,这头死牛就不走了,站在原地“哞哞”怪叫,眼睛里都流出眼泪来了。

当时我气得不行,使劲拉都拉不动。

也不晓得我是那根据搭错了,尽然想起在县里上学的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

电影里说,牛眼泪擦眼睛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我就试了。

我真的试了,过后哪叫一个后悔啊,只差没有让老爹老妈重新在生我一回了,肠子都悔青了呀。

涂牛眼泪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心里还想着可能是骗人的。

从二伯家回来吃过晚饭不久,天就黑透了,我一个人睡在床上,拿出省吃俭用买的一个破手机瞎捣鼓,看看快手段子,浏览一下新闻,表示我也潮流一把。

结果一不小心看晚了点,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居然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门边。

我揉了揉眼睛,打开手机电筒照过去,什么也没有。

心想一定是眼睛花了,十五岁嘛,对于男女之间的好奇肯定是有的,所以眼花也正常。

毕竟刚刚快手上的小姑娘们全都塞满了我的脑海。

“要是真的多好!”

我犯贱的说了一声,就关了手机电筒,没想到的是,灯光消失的瞬间,尽然又看到了,这一次居然是在床边看见的。

我心里一阵狂跳,直接坐了起来,定眼看去。

天!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她好像很高,我的床不低,但我却看见了她的膝盖。

我将眼睛向下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发现她尽然是悬空的,一阵阴风恰好吹来,让我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想:“这不是人,是鬼。”

这个念头划过脑海,我的后背就是一阵发凉,浑身冒冷汗,呼啦啦几下缩到床后,背靠着冰凉的墙,尽然忘记了喊大人。

“纪航......”

一道凄凄哀哀的声音响起,是在喊我的名字。

我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浑身透着难言的冰冷,晕乎乎的,眼前都是恍惚,意识不清楚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这个东西,只见她白衣长发,脸色苍白,眼珠空洞无神,毫无聚焦。

漆黑的房间中,天知道我为什么能看到这些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我失去意识了。那个是女人的物体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

房间里的一切都看不清楚,只觉得怀里抱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女人,她的嘴角都是血,心口就像被五根手指头戳过一样,血哗哗的流出来,不知道咋的,我心就好痛好痛!

“纪航,不要难过,来生我们在做夫妻!”女人艰难的说道。

当时的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更不知道为什么心会痛,女人死了,好像我也死了一样。

那感觉好怪!这一切让我莫名其妙,那场景像梦又不是梦:

最后心里的疼痛慢慢变成仇恨,古色古香的房间一晃就不见了,眼前的一切都在飞快的变幻。

过了一会儿,我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山里,而且还是晚上,天上明月当空,繁星万里,在这样的夜色下,尽然有一股血腥味飘进我的鼻孔。

周围阴风阵阵,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虚弱感。

放在心口的手黏糊糊的,这才发现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五个小洞,感觉好冷,站都站不稳。

而前面月光的阴影下,一个女人飘在半空,正在和一个怪物打架。

那个怪物顶着一张煞白的大脸,看上去就让人绝望。

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我觉得意识模糊了起来,眼睛看不清楚东西了,无论是月光还是打架的两个影子都在慢慢淡化。

正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那个女的来到我身边,她哭了,声音悠悠扬扬,很空灵,好像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一样

“纪航,我杀不了它,对不起,我来晚了!”

“纪航......”

-->

我叫纪航,从八岁起就觉得身边老有人看着我。

那时侯年纪小,不懂害怕,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

十五岁高考落榜,被老爹一顿痛骂,心情郁闷的我半夜吃错药似的在村里瞎逛,无意间的一次回头,看到一个女人跟在身后,心里好奇是哪家的小妮子大半夜不睡觉,难道也和我一样吗?

十五岁的叛逆心理让我想要恶搞那个女的,于是假装没看见她,一直往前走。

到了李叔家旁边的时候,急忙闪身躲了进去。

因为李叔家边上是一条小路,通向后山的。

我在心里想,等一下会不会吓到那个女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脑勺有点凉,本能的回头看去。

妈呀,一张煞白的大脸就在我身后,至于身体,抱歉,我没看见。

这突然出现的大脸差点将我吓死,我发出了一百二十分呗的喊声。

“啊!鬼呀!”

接着连滚带爬的从小路上滚了出来,脑袋嗡嗡的直响,心跳加速,整个人好像都空了一样,觉得轻飘飘的,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老爹叼着烟锅坐在门边,“吧嗒吧嗒”抽着。

老娘坐在我的床边抹眼泪。

“纪航还小,没考上明年再考,你看你就像见到仇人一样的骂他,现在好了,这孩子不知道在外面遇到了什么。”

“呜呜,最近村里不干净,杨老歪家婆娘和潘老四死得奇奇怪怪的,要是孩子有啥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老娘边哭边数落老爹,我发现之后,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老爹是个“葩耳朵,”怕媳妇,昨天骂我骂得那叫一个带劲,所以让他也试试。

“我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娃,考不上又咋的?你还养活不了他了?考不上就把他爷爷留下来的那块玉拿出去卖了,保准城里的姑娘都要排队上门,你说你骂他做啥?”

“吧嗒吧嗒!”

对于老娘的话,老爹好像听不见,还在抽他的烟,大口大口的烟雾吐出来,好不惬意。

老娘数落人的本事那可是一绝,见到老爹没有反应,伸手给我掖了一下被子,继续道:

“别人家的老子疼儿子疼得跟个宝一样,那像你,十大冤家九仇的骂,你还真是忍心啊!”

对于老娘的本事我深有体会,听着听着心里可怜起老爹来了,他也是为了我好啊,还是不能在装了。

于是我假装才醒来,有些讨好的道:“老妈,你又在数落老爹什么?”

“啊,纪航,你醒了啊!”

听到我的声音,老娘立马看了过来,眼睛都在笑,不过我还是看到她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

“醒了就起来去吃饭,晚点把牛牵去你二伯家,明天他家要犁地!”

老爹的声音传来,拍了拍烟锅里的烟灰,起身离开。

我妈看了他一眼,笑着对我道:“儿子,不要理他,不舒服就多睡会儿,牛他自己牵过去。”

在这一分钟我感觉有妈的孩子就是宝,心里满满的幸福好像要满出来一样,好温暖好温馨。

不过我还是起来了,毕竟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被吓晕了而已。

说起来我的胆子也很大的,平时村里要是有人过世,只要恰逢周末,我都敢一个人帮人家守夜,赚点零花钱。

可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张大脸确实吓着我了。

我没有吃东西,等我妈去忙了就牵着老水牛去村头二伯家了。

我们村叫凤凰村,好几百户人家,四面八方都是高高的大山,最近的集市和县城距离村子三十多里路,不过现在日子好了,虽然大车来不了村里,拖拉机倒是能出能进,也算交通方便了。

从我家到二伯家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村里人的孩子发个烧感个冒啥的,都会拿着黄纸香烛来这里祭拜,说什么有脏东西缠身才会生病。

至于看医生一说,村里人可不新这个,没啥大病拜一拜就好了。

不过我从小到大都不信这些,只是很多事情不是绝对。

我牵着家里的老牛来到十字路口这里,这头死牛就不走了,站在原地“哞哞”怪叫,眼睛里都流出眼泪来了。

当时我气得不行,使劲拉都拉不动。

也不晓得我是那根据搭错了,尽然想起在县里上学的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

电影里说,牛眼泪擦眼睛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我就试了。

我真的试了,过后哪叫一个后悔啊,只差没有让老爹老妈重新在生我一回了,肠子都悔青了呀。

涂牛眼泪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心里还想着可能是骗人的。

从二伯家回来吃过晚饭不久,天就黑透了,我一个人睡在床上,拿出省吃俭用买的一个破手机瞎捣鼓,看看快手段子,浏览一下新闻,表示我也潮流一把。

结果一不小心看晚了点,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居然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门边。

我揉了揉眼睛,打开手机电筒照过去,什么也没有。

心想一定是眼睛花了,十五岁嘛,对于男女之间的好奇肯定是有的,所以眼花也正常。

毕竟刚刚快手上的小姑娘们全都塞满了我的脑海。

“要是真的多好!”

我犯贱的说了一声,就关了手机电筒,没想到的是,灯光消失的瞬间,尽然又看到了,这一次居然是在床边看见的。

我心里一阵狂跳,直接坐了起来,定眼看去。

天!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她好像很高,我的床不低,但我却看见了她的膝盖。

我将眼睛向下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发现她尽然是悬空的,一阵阴风恰好吹来,让我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想:“这不是人,是鬼。”

这个念头划过脑海,我的后背就是一阵发凉,浑身冒冷汗,呼啦啦几下缩到床后,背靠着冰凉的墙,尽然忘记了喊大人。

“纪航......”

一道凄凄哀哀的声音响起,是在喊我的名字。

我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浑身透着难言的冰冷,晕乎乎的,眼前都是恍惚,意识不清楚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这个东西,只见她白衣长发,脸色苍白,眼珠空洞无神,毫无聚焦。

漆黑的房间中,天知道我为什么能看到这些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我失去意识了。那个是女人的物体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

房间里的一切都看不清楚,只觉得怀里抱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女人,她的嘴角都是血,心口就像被五根手指头戳过一样,血哗哗的流出来,不知道咋的,我心就好痛好痛!

“纪航,不要难过,来生我们在做夫妻!”女人艰难的说道。

当时的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更不知道为什么心会痛,女人死了,好像我也死了一样。

那感觉好怪!这一切让我莫名其妙,那场景像梦又不是梦:

最后心里的疼痛慢慢变成仇恨,古色古香的房间一晃就不见了,眼前的一切都在飞快的变幻。

过了一会儿,我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山里,而且还是晚上,天上明月当空,繁星万里,在这样的夜色下,尽然有一股血腥味飘进我的鼻孔。

周围阴风阵阵,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虚弱感。

放在心口的手黏糊糊的,这才发现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五个小洞,感觉好冷,站都站不稳。

而前面月光的阴影下,一个女人飘在半空,正在和一个怪物打架。

那个怪物顶着一张煞白的大脸,看上去就让人绝望。

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我觉得意识模糊了起来,眼睛看不清楚东西了,无论是月光还是打架的两个影子都在慢慢淡化。

正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那个女的来到我身边,她哭了,声音悠悠扬扬,很空灵,好像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一样

“纪航,我杀不了它,对不起,我来晚了!”

“纪航......”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百合小说
  3. 宅斗小说
  4.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