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冥夫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9-12-30 14:40:46

冥夫惹不起

冥夫惹不起 飞鱼在天 著

连载中 马奔腾沈如梦 讽刺小说 洪荒小说 囚禁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人气小说《冥夫惹不起》是来自飞鱼在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马奔腾沈如梦,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是一名公交车售票员,在夜班车上遭遇了一群猛鬼的猥亵。大名鼎鼎的魔术师马奔腾将我从群鬼中救出来,却强迫我以身相许。如果他只是一名魔术师,这应该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可他偏偏还是一个巫师!面对这邪恶的巫师老公,我欲哭无泪……文中的马奔腾只是化名,具体是谁,大家不用过度揣测,心里明白就行了……我并不指望你能把我的故事当真,但我不把它写出来,内心将永远无法安宁……

精彩章节试读:

  两年前我怀揣着警察学校的中专毕业证毅然南下,来到鹏都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可是梦想与现实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在这里大学生犹如地摊上的大白菜多得数都数不过来,更何况是我这卑微的学历。

  为了生活,我只得做了一个小小的公交车售票员,整天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忙忙碌碌。

  一些不良的男子趁着取票之机轻轻的抚弄我光滑细腻的小手,还有人在拥挤之中有意无意的用手臂触碰我的前胸,更有咸湿手悄悄在我臀部占便宜。这些耻辱在司空见惯之后,我也逐渐变得麻木不仁。

  车队内部的风气也不好,有不少女售票员都跟男司机勾勾搭搭,其中很多都是有夫之妇、有妇之夫,似乎这年头没有情人就会低人一等。

  上个月车队有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子,肚子大了,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车队队长吼了一嗓子:“你们他妈的,谁干的好事?下班之后主动去我办公室报道!”结果,下班后,队长办公室陆续去了八名司机......这件事在整个公司都成为了笑谈。

  我当然不会像他们一样举止轻浮,昨晚我断然拒绝了公司领导陈友德对我的无理要求,结果被发配到N7夜班车。

  夜班车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从晚上十一点开到凌晨二点,以正常行驶速度,公交车来回一趟也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这对于有家的人来说可能会是一种煎熬,但对我来说只不过倒个时差而已。

  第一次上这个班感觉还不错,开车的是一个女司机,不用担心那些色迷迷的男司机调侃。

  她叫吴丽,两口子都是车队的司机。为了照看年幼的孩子,她与老公轮流上这个班次,却没料到老公背着她与一个长得还不如她漂亮的售票员勾搭,也许男人就图个新鲜吧。

  这种事我当然不可能主动告诉她,毕竟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夜班车乘客并不多,到了半路只剩下三个人,一对年轻情侣,还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

  那对情侣坐在最后一排位,紧紧搂在一起,时而冒出几句腻得让人肉麻的情话,而那中年大叔却很不识趣,大把座位,他偏偏要坐在他们旁边。

  将近十二点了,路上车辆很少,根本就看不到几个行人,幽暗的路灯,把树和建筑物的影子朦朦胧胧的投影到道路中央,恍恍惚惚的更是有些阴森的感觉。

  我看到没什么事了,就跑到前面跟吴丽聊天。

  吴丽伸了个懒腰突然问道:“后面那两个人到哪下车的?”

  “三个都是到终点站的!”我不假思索的答道。

  “如梦,别想吓我!我开夜班车一年多了,什么灵异的故事都听过,胆子大得很!”吴丽定定的望着我。

  “我有吓你吗?”我有些纳闷了。

  吴丽笑了笑,摇着头说道:“如梦,你这个鬼故事有点冷,我差点没听懂。分明就两个人,你偏说有三个人......”

  “两个人?”我望了望身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丽姐,你别吓我啊,分明就是三个人......”

  吴丽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如梦,夜班车很邪乎的,不要随便乱说话,否则真会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招惹过来。你自己看看监控......”

  我朝车头那监控屏幕看了过去,确实只有一对情侣,看不到那络腮胡大叔!

  我吓了一大跳,转身一看,那中年大叔却朝着我诡异的一笑,我顿时手脚冰冷。

  我声音颤抖着对吴丽说道:“丽姐,我想我看到了......”

  “别自己吓自己了,那东西根本上不了车的!公司专门请了高人在车门上贴了符!”吴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手指对着前车门一指,然而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那符呢?”

  “你是说门上贴着那破玩意吗?”我不以为然的说道:“发车的时候,我看着有些碍眼,把它们撕掉,扔进垃圾桶了!”

  兹~一声,一个急刹,吴丽脸色变得和纸一样白:“完了,完了......”

  我大着胆子看了看后面那个中年大叔,他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迹象要对我们不利。

  我压低声音说道:“丽姐,那个鬼也许只是搭个车,我感觉他并没有恶意,还是继续开车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看到......”

  “如梦,这次被你害惨了。但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吧!”吴丽无可奈何的把车重新发动。

  我赶紧把车上的音箱打开,放了一首TFboys的快歌,欢快的歌声让我们暂时忘掉了恐惧。

  没多久,车驶入了隧道,过了隧道就到了关外,那边更是人烟稀少。这条隧道有一千米长,以往里边都是灯火通明的,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黑乎乎的,只有公交车大灯明晃晃的亮光让我惴惴不安的心得到一丝慰藉。

  突然音乐变得不正常了,TFboys的歌声变得沙哑低沉,像古老的留声机那种诡异刺耳的声音,让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吴丽吓得赶紧把音响关了,可这时候前方蓦然暗了下来,一团浓浓的雾气毫无征兆的涌现出来,大灯根本就穿不透,极低的能见度,使得前方显得更加神秘幽暗。

  吴丽顾不上交通规则,咬紧牙关,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像箭一般冲出了隧道。

  然而过了隧道,道路依然是那么的黑暗,昏暗的路灯在微凉夜风中摇曳,这地方看起来荒凉无比。

  “前方是隧道口站台,请所有乘客立即下车!”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幽幽响起。

  “如梦,你的声音好恐怖啊!”吴丽惊惧地望着我。

  “我没出声啊!不是公交车在自动报站吗?”我疑惑的问道。

  “可是我没有按广播啊!”吴丽的声音有些发抖。

  车停住了,黑暗之中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涌上车来,把车全挤满了。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看起来疲惫不堪。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刷卡的,都是给我两元钱的纸币,忙得我不亦乐乎。

  好不容易卖完票,我跑到车头,却发现吴丽浑身在发抖,顺着她惊恐的眼神,我看到了监控视频,屏幕上只有后排座位那一对男女,其他人都没有影像!

  难怪那些人都怪怪的,买票时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把两块钱递给我,原来他们都是鬼!

  刚才只是一个鬼,可现在上来了一大车!我顿时头皮发麻,一股寒流顺着脊梁骨往上升,双腿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我鼓起勇气,扭头偷偷瞥了一眼,那个中年大叔已经不见了,而先前上车那一对情侣依然卿卿我我,根本就没发觉自己跟一车鬼坐在一起。

  我从包里取出一面小镜子,悄悄的往后看,奇怪了,镜子里面能看到每一个人。

  “难道是摄像头坏了?”我拿着镜子递给吴丽。

  吴丽还是没有开心起来,她哆嗦着说道:“我听说从镜子是能看到鬼的,因为镜子是虚像,而摄像头拍的是实像,所以监控捕捉不到鬼的影像。再说如果真是摄像头的问题,那应该是一个人也看不到的!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和后排那两个人?”

  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可是又有些疑惑:“丽姐,为什么刚才那一个鬼你看不到,而这一群鬼你又能看到呢?”

  “可能那个鬼与众不同吧!”吴丽脸色煞白,方向盘都快握不住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可千万不要害我......”

  “干脆我们逃吧!”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此时吴丽的脸色已经由白转青,她声音颤抖着说道:“车停不下来,门也打不开了!”

  我懵了,居然会这样。车里开着空调,我看了看温度显示也就20度,但此时给我的感觉不再是凉爽,而是刺骨的寒冷,似乎已经进入了冬天,我仿佛身处于冰窖之中。

  车内的灯突然熄灭了,黑漆漆的车厢显得格外诡异。车外的路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路两边一片黑暗。

  有些不对劲,这条我跟车跑了两年熟悉不过的道路,此时已经让我感觉到陌生无比。

  我不知道公交车会带着我们开往何方,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欢迎乘坐7号冥车专线,终点站是黄泉路!”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我听到一声尖叫,这是坐在最后一排位置那个女子发出来的,那一对情侣终于发现情况不对了,他们站起来冲到车门边,用力的拍打车门,大声嘶吼:“司机快停车,我们要下车!”

  “停不下来!”吴丽无可奈何的叫道。

  这时一个长发飘飘身穿红衣的影子起身朝门边缓缓走过去了,是一个年轻女子。

  她五官还算清秀,只是一脸凄然,眼泪像水一样往下掉,跟她的衣服一个颜色,是血泪!

  她走过的地方遗留下一滩滩的血迹,那斑斑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

  两年前我怀揣着警察学校的中专毕业证毅然南下,来到鹏都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可是梦想与现实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在这里大学生犹如地摊上的大白菜多得数都数不过来,更何况是我这卑微的学历。

  为了生活,我只得做了一个小小的公交车售票员,整天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忙忙碌碌。

  一些不良的男子趁着取票之机轻轻的抚弄我光滑细腻的小手,还有人在拥挤之中有意无意的用手臂触碰我的前胸,更有咸湿手悄悄在我臀部占便宜。这些耻辱在司空见惯之后,我也逐渐变得麻木不仁。

  车队内部的风气也不好,有不少女售票员都跟男司机勾勾搭搭,其中很多都是有夫之妇、有妇之夫,似乎这年头没有情人就会低人一等。

  上个月车队有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子,肚子大了,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车队队长吼了一嗓子:“你们他妈的,谁干的好事?下班之后主动去我办公室报道!”结果,下班后,队长办公室陆续去了八名司机......这件事在整个公司都成为了笑谈。

  我当然不会像他们一样举止轻浮,昨晚我断然拒绝了公司领导陈友德对我的无理要求,结果被发配到N7夜班车。

  夜班车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从晚上十一点开到凌晨二点,以正常行驶速度,公交车来回一趟也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这对于有家的人来说可能会是一种煎熬,但对我来说只不过倒个时差而已。

  第一次上这个班感觉还不错,开车的是一个女司机,不用担心那些色迷迷的男司机调侃。

  她叫吴丽,两口子都是车队的司机。为了照看年幼的孩子,她与老公轮流上这个班次,却没料到老公背着她与一个长得还不如她漂亮的售票员勾搭,也许男人就图个新鲜吧。

  这种事我当然不可能主动告诉她,毕竟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夜班车乘客并不多,到了半路只剩下三个人,一对年轻情侣,还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

  那对情侣坐在最后一排位,紧紧搂在一起,时而冒出几句腻得让人肉麻的情话,而那中年大叔却很不识趣,大把座位,他偏偏要坐在他们旁边。

  将近十二点了,路上车辆很少,根本就看不到几个行人,幽暗的路灯,把树和建筑物的影子朦朦胧胧的投影到道路中央,恍恍惚惚的更是有些阴森的感觉。

  我看到没什么事了,就跑到前面跟吴丽聊天。

  吴丽伸了个懒腰突然问道:“后面那两个人到哪下车的?”

  “三个都是到终点站的!”我不假思索的答道。

  “如梦,别想吓我!我开夜班车一年多了,什么灵异的故事都听过,胆子大得很!”吴丽定定的望着我。

  “我有吓你吗?”我有些纳闷了。

  吴丽笑了笑,摇着头说道:“如梦,你这个鬼故事有点冷,我差点没听懂。分明就两个人,你偏说有三个人......”

  “两个人?”我望了望身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丽姐,你别吓我啊,分明就是三个人......”

  吴丽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如梦,夜班车很邪乎的,不要随便乱说话,否则真会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招惹过来。你自己看看监控......”

  我朝车头那监控屏幕看了过去,确实只有一对情侣,看不到那络腮胡大叔!

  我吓了一大跳,转身一看,那中年大叔却朝着我诡异的一笑,我顿时手脚冰冷。

  我声音颤抖着对吴丽说道:“丽姐,我想我看到了......”

  “别自己吓自己了,那东西根本上不了车的!公司专门请了高人在车门上贴了符!”吴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手指对着前车门一指,然而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那符呢?”

  “你是说门上贴着那破玩意吗?”我不以为然的说道:“发车的时候,我看着有些碍眼,把它们撕掉,扔进垃圾桶了!”

  兹~一声,一个急刹,吴丽脸色变得和纸一样白:“完了,完了......”

  我大着胆子看了看后面那个中年大叔,他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迹象要对我们不利。

  我压低声音说道:“丽姐,那个鬼也许只是搭个车,我感觉他并没有恶意,还是继续开车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看到......”

  “如梦,这次被你害惨了。但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吧!”吴丽无可奈何的把车重新发动。

  我赶紧把车上的音箱打开,放了一首TFboys的快歌,欢快的歌声让我们暂时忘掉了恐惧。

  没多久,车驶入了隧道,过了隧道就到了关外,那边更是人烟稀少。这条隧道有一千米长,以往里边都是灯火通明的,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黑乎乎的,只有公交车大灯明晃晃的亮光让我惴惴不安的心得到一丝慰藉。

  突然音乐变得不正常了,TFboys的歌声变得沙哑低沉,像古老的留声机那种诡异刺耳的声音,让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吴丽吓得赶紧把音响关了,可这时候前方蓦然暗了下来,一团浓浓的雾气毫无征兆的涌现出来,大灯根本就穿不透,极低的能见度,使得前方显得更加神秘幽暗。

  吴丽顾不上交通规则,咬紧牙关,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像箭一般冲出了隧道。

  然而过了隧道,道路依然是那么的黑暗,昏暗的路灯在微凉夜风中摇曳,这地方看起来荒凉无比。

  “前方是隧道口站台,请所有乘客立即下车!”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幽幽响起。

  “如梦,你的声音好恐怖啊!”吴丽惊惧地望着我。

  “我没出声啊!不是公交车在自动报站吗?”我疑惑的问道。

  “可是我没有按广播啊!”吴丽的声音有些发抖。

  车停住了,黑暗之中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涌上车来,把车全挤满了。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看起来疲惫不堪。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刷卡的,都是给我两元钱的纸币,忙得我不亦乐乎。

  好不容易卖完票,我跑到车头,却发现吴丽浑身在发抖,顺着她惊恐的眼神,我看到了监控视频,屏幕上只有后排座位那一对男女,其他人都没有影像!

  难怪那些人都怪怪的,买票时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把两块钱递给我,原来他们都是鬼!

  刚才只是一个鬼,可现在上来了一大车!我顿时头皮发麻,一股寒流顺着脊梁骨往上升,双腿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我鼓起勇气,扭头偷偷瞥了一眼,那个中年大叔已经不见了,而先前上车那一对情侣依然卿卿我我,根本就没发觉自己跟一车鬼坐在一起。

  我从包里取出一面小镜子,悄悄的往后看,奇怪了,镜子里面能看到每一个人。

  “难道是摄像头坏了?”我拿着镜子递给吴丽。

  吴丽还是没有开心起来,她哆嗦着说道:“我听说从镜子是能看到鬼的,因为镜子是虚像,而摄像头拍的是实像,所以监控捕捉不到鬼的影像。再说如果真是摄像头的问题,那应该是一个人也看不到的!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和后排那两个人?”

  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可是又有些疑惑:“丽姐,为什么刚才那一个鬼你看不到,而这一群鬼你又能看到呢?”

  “可能那个鬼与众不同吧!”吴丽脸色煞白,方向盘都快握不住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可千万不要害我......”

  “干脆我们逃吧!”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此时吴丽的脸色已经由白转青,她声音颤抖着说道:“车停不下来,门也打不开了!”

  我懵了,居然会这样。车里开着空调,我看了看温度显示也就20度,但此时给我的感觉不再是凉爽,而是刺骨的寒冷,似乎已经进入了冬天,我仿佛身处于冰窖之中。

  车内的灯突然熄灭了,黑漆漆的车厢显得格外诡异。车外的路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路两边一片黑暗。

  有些不对劲,这条我跟车跑了两年熟悉不过的道路,此时已经让我感觉到陌生无比。

  我不知道公交车会带着我们开往何方,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欢迎乘坐7号冥车专线,终点站是黄泉路!”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我听到一声尖叫,这是坐在最后一排位置那个女子发出来的,那一对情侣终于发现情况不对了,他们站起来冲到车门边,用力的拍打车门,大声嘶吼:“司机快停车,我们要下车!”

  “停不下来!”吴丽无可奈何的叫道。

  这时一个长发飘飘身穿红衣的影子起身朝门边缓缓走过去了,是一个年轻女子。

  她五官还算清秀,只是一脸凄然,眼泪像水一样往下掉,跟她的衣服一个颜色,是血泪!

  她走过的地方遗留下一滩滩的血迹,那斑斑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洪荒小说
  3. 囚禁小说
  4. 男扮女装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作者:心静如蓝

    现情小说

  • 弓神怒
    弓神怒

    作者:花神剑

    玄幻小说

  • 神品玄医心经
    神品玄医心经

    作者:爱吃的猫

    都市小说

  •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作者:妖倾墨

    都市小说

  •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作者:墨云归

    现情小说

  • 崛起之纵横文娱
    崛起之纵横文娱

    作者:孟楼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