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观灵人之山海奇谈

更新时间:2019-12-30 14:58:46

观灵人之山海奇谈

观灵人之山海奇谈 孔雀东南飞 著

连载中 龙九熊青 讽刺小说 搞笑小说 宅斗小说 修真小说

《观灵人之山海奇谈》主人公叫龙九熊青,由孔雀东南飞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书香。自古以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凡是动土修建,无论阴宅阳宅,都会请人先观风水,测吉凶,方可动土。而这种人,一般被人们称为风水先生,可在他们行业内,却自称为观灵人。而本人有幸在几十年前遇到了一位真正的观灵人,并且跟他一起经历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奇事件,如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精彩章节试读:

自古以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凡是动土修建,无论阴宅阳宅,都会请人先观风水,测吉凶,方可动土。而这种人,一般被人们称为风水先生,可在他们行业内,却自称为观灵人。

现代社会中,大多数的风水先生,都是些沽名钓誉,骗人钱财的,徒有虚名,没什么真本事,真正的观灵人如凤毛麟角。

而本人有幸在几十年前遇到了一位真正的观灵人,并且跟他一起经历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奇事件,如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第一次见到九爷,是在四十年前的海南,那时候还是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全国各行各业开始慢慢复苏,百废待兴。我叫秦天,当时作为一个刚刚退伍的军人,被分配到南海区渔政局,成为了一名渔政船队的执法人员。

遇到九爷的事情,首先要从一个叫落伽村的小渔村说起。

那一年的六月间,落伽村有一个渔民出海打鱼,从海里打捞起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是一个金属制成的人头,这人头铸造的栩栩如生,可以清楚的看清五官表情,在海水里不知道浸泡了多久,出水后却色泽光鲜,丝毫没有被腐蚀的迹象,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制成的。

那个渔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玩意,出于好奇将这东西带回了渔村,请村里的长者帮忙鉴定是什么。

结果那村子里有一个老人看了之后,被吓坏了,说这是不详之物,会给村子带来灾祸。

村子里的人都吓坏了,在海里讨生活的人,是十分相信鬼神之说的,哪怕经历了破封建四旧的年代,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任然没有丝毫改变。

于是人们将这个金属人头供奉在村里的祠堂里,准备请一个风水先生来解决这件事情。

可就在当天的夜里,这个村子就真的出事了。

打捞到人头的那个渔民睡到半夜,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就朝外跑,他女人以为来了贼,也爬起来出去看,但她男人早就跑的没影了,一直等到天亮也没见回来,这婆娘才知道事情不妙。

渔民的老婆将事情告诉了村里的族长,族长带着村民们到处去找,可找了整整三天,根本没有任何踪影,那个渔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事情这下闹大了,村民们更加惶恐不安起来,都认为是那个海里打捞出来的人头在作怪,于是大家集体凑了钱,去州里请一个有名的风水先生来处理这件事情。

那天我们的渔政船正好路过落伽村,我那时因为是个新手,所以和几个同事驾驶的还是很小的那种木船,将船停靠在海边后,我们打算来村子里进行例行的一些检查,刚好就碰到了那个风水先生。

进村之后,我看到几百个村民都聚集在村口的空地上,簇拥着一个白发老人,这老人我认识,叫彭寿,是本地一个颇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平日里是一个寿衣店的老板,也是一个善于制作棺材的老木匠。

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即就猜到他们在搞一些封建迷信的活动,不过当时文,革已经结束,破封建四旧的运动也随之结束,加上我们只是渔政执法,所以对这种事情也没什么闲心去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老族长见我们来了,赶紧把我们请进了屋子里倒茶递烟,将事情的经过跟我们说了一遍,然后说:“几位长官稍等,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就配合你们进行检查。”

我们几个同事都是刚加入工作的年轻人,为了和当地群众搞好关系,也不好违拗族长的意思,加上我们也出于好奇,于是答应了他,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名堂。

只见彭老在几百个村民的簇拥下,来到了空地的中央,这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木台,木台上放着那个金属人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彭老看到这金属人头后,目光一闪,然后对人们说道:“这是海神的祭品,你们凡人怎么敢惊扰海神?难怪会有人失踪,这是报应!”

老族长说:“彭老,您就救救我们村子吧,到底要怎么做?我们都听您的。”

彭老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说道:“要平息海神的怒火,必须将这个祭品原地放回,这东西是从哪里打捞起来的,你们有人知道吗?”

立即就有一个年轻小子说道:“我知道,马哥告诉过我,是在龙骨湾东北方的海里打捞起来的。”

彭老点点头,接着说:“今天我先做法让这东西安静下来,明天准备一艘小船,我独自一人带着这祭品去那里,你们其他人谁都别跟着去。”

老族长一愣,说道:“可龙骨湾离这里有半天的航程啊,您老一个人驾船是不是有些吃力?要不我们派个年轻人帮您驾船?”

没想到彭老脸色一变,说道:“你是不相信我?那你们自己去处理吧。”

一看彭老突然变脸,村民都吓了一跳,族长赶紧说:“不是这个意思,彭老您别急,我也就是出于好心而已,既然您坚持一个人去,那我们不去就是了。”

彭老点点头,上前拿起那个金属人头,说道:“今天我把这东西带回去,村子里就能平安无事了,你们明天准备好船,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会来。”说完就朝人群外走去。

村民们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这时只见一个肤色黝黑,身材中等的年轻人站了出来,平静的说道:“这位老先生,您真的打算把这个精傀带回家吗?”

彭老一愣,回头看了看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皱眉道:“你说这个东西是什么?”

那个年轻人走上前,指着金属人头说道:“这是古人用来祭祀神灵用的,也就是代替活人头颅,用金属制成的替代品,叫做精傀。”

彭老一脸的不屑:“那跟老夫说的不就是一个意思吗,都是海神的祭品。怎么,你不让我带走这东西?打算留在村子里继续祸害别人?”

年轻人微微一笑:“祭品是没错,但您却不知道,这精傀还有其他一些秘密。”说完走到彭老的面前,在他耳朵边上悄悄说了几句什么。

彭老一听,顿时脸色大变,但立即又狐疑的说道:“你是在吓唬老夫?老夫做这一行一辈子了,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异端邪说,你是在妖言惑众吧!”

年轻人一摆手,“您不相信就算了,请您自便。”

彭老眼珠子转了几下,思考了一会后,又说道:“后生,你叫什么名字?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这时那个年轻人点点头,回答:“我是从北方来的,我姓龙,因为排行老九,所以人们都叫我龙九,乡野粗人,名字不值一提,您就叫我小九吧。”

彭老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那就多谢你提醒了,不过年轻人,你也只是涉世未深,知道一些皮毛就不要在老夫面前卖弄,这件事是老夫管的,你就别插手了。既然是外地来的,手不要伸的太长,会有麻烦的。”说完不再理会这个年轻人,径直走了。

这个叫龙九的年轻人,正是九爷,不过那时候他才二十七八岁,刚刚出道不久,所以还没人称他九爷,九爷是他老了之后的称呼。

彭老走后,村民们也纷纷散去,龙九看了看彭老的背影,只是惋惜的摇了摇头,然后就跟着族长来到了屋子里。

族长对我们说道:“几位长官,让你们久等了,现在可以检查了。”

接着我们在村子里进行了一些例行的检查,无非就是渔船的捕捞证,还有渔船的安全隐患等问题,检查结束后就离开了。

三天后,我下班后正准备回单位宿舍,路过一条偏僻的小巷子时,看到里面人头攒动,还有鞭炮的响声,应该是有人在办事。

我无意看热闹,只打算快点回去,当我路过这家办事的人家门口时,看到门口挂着两盏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大大的奠字,原来是在办白事。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旁边人群里两个人的交谈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听一个男人说道:“这彭老也算是本地最有名头的先生了,没想到他家里居然也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另一个男人则说:“你不知道啊,这彭家的事情可邪乎了,真是想一想都怕,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一听这居然是彭老的家,我立即想起了三天前在落伽村发生的那件事,难道彭老家里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我快步上前,叫住刚才交谈的那两个男人,给他们递了两根烟后,向他们打听彭家的事情。

那两个男人以为我只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将他们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自从那天彭老从落伽村回来后,当天晚上,彭家就出事了。

彭老是个孤寡老人,家里没有儿女,也没有老伴儿,只有一个叫熊青的徒弟为伴,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大汉。

熊青那晚喝了点酒,睡到半夜里,听到院子里好像有人在走动的声音,他以为来了贼,就操起一根棍子摸到院子里,准备抓贼。

但没想到的是,熊青看到的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彭老光着膀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头顶居然顶着一盏油灯,那蓝色的火苗随风摇曳,将彭老的脸都映射成蓝色的,非常诡异。

熊青不知道师傅在搞什么,也不好惊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躲在门口暗暗着急。

就在这时一只野猫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它出现的十分突然,彭老猝不及防之下,被吓了一大跳,结果头顶的油灯一下子打翻,灯油泼了他一身,而且顿时被燃烧的灯芯引燃,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熊青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丢了棍子,提了一桶水就冲出来救人,但哪里还来得及,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彭老上半身已经被烧焦了,一命呜呼,就这么死了。

-->

自古以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凡是动土修建,无论阴宅阳宅,都会请人先观风水,测吉凶,方可动土。而这种人,一般被人们称为风水先生,可在他们行业内,却自称为观灵人。

现代社会中,大多数的风水先生,都是些沽名钓誉,骗人钱财的,徒有虚名,没什么真本事,真正的观灵人如凤毛麟角。

而本人有幸在几十年前遇到了一位真正的观灵人,并且跟他一起经历了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奇事件,如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第一次见到九爷,是在四十年前的海南,那时候还是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全国各行各业开始慢慢复苏,百废待兴。我叫秦天,当时作为一个刚刚退伍的军人,被分配到南海区渔政局,成为了一名渔政船队的执法人员。

遇到九爷的事情,首先要从一个叫落伽村的小渔村说起。

那一年的六月间,落伽村有一个渔民出海打鱼,从海里打捞起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是一个金属制成的人头,这人头铸造的栩栩如生,可以清楚的看清五官表情,在海水里不知道浸泡了多久,出水后却色泽光鲜,丝毫没有被腐蚀的迹象,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制成的。

那个渔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玩意,出于好奇将这东西带回了渔村,请村里的长者帮忙鉴定是什么。

结果那村子里有一个老人看了之后,被吓坏了,说这是不详之物,会给村子带来灾祸。

村子里的人都吓坏了,在海里讨生活的人,是十分相信鬼神之说的,哪怕经历了破封建四旧的年代,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任然没有丝毫改变。

于是人们将这个金属人头供奉在村里的祠堂里,准备请一个风水先生来解决这件事情。

可就在当天的夜里,这个村子就真的出事了。

打捞到人头的那个渔民睡到半夜,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就朝外跑,他女人以为来了贼,也爬起来出去看,但她男人早就跑的没影了,一直等到天亮也没见回来,这婆娘才知道事情不妙。

渔民的老婆将事情告诉了村里的族长,族长带着村民们到处去找,可找了整整三天,根本没有任何踪影,那个渔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事情这下闹大了,村民们更加惶恐不安起来,都认为是那个海里打捞出来的人头在作怪,于是大家集体凑了钱,去州里请一个有名的风水先生来处理这件事情。

那天我们的渔政船正好路过落伽村,我那时因为是个新手,所以和几个同事驾驶的还是很小的那种木船,将船停靠在海边后,我们打算来村子里进行例行的一些检查,刚好就碰到了那个风水先生。

进村之后,我看到几百个村民都聚集在村口的空地上,簇拥着一个白发老人,这老人我认识,叫彭寿,是本地一个颇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平日里是一个寿衣店的老板,也是一个善于制作棺材的老木匠。

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即就猜到他们在搞一些封建迷信的活动,不过当时文,革已经结束,破封建四旧的运动也随之结束,加上我们只是渔政执法,所以对这种事情也没什么闲心去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老族长见我们来了,赶紧把我们请进了屋子里倒茶递烟,将事情的经过跟我们说了一遍,然后说:“几位长官稍等,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就配合你们进行检查。”

我们几个同事都是刚加入工作的年轻人,为了和当地群众搞好关系,也不好违拗族长的意思,加上我们也出于好奇,于是答应了他,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名堂。

只见彭老在几百个村民的簇拥下,来到了空地的中央,这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木台,木台上放着那个金属人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彭老看到这金属人头后,目光一闪,然后对人们说道:“这是海神的祭品,你们凡人怎么敢惊扰海神?难怪会有人失踪,这是报应!”

老族长说:“彭老,您就救救我们村子吧,到底要怎么做?我们都听您的。”

彭老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说道:“要平息海神的怒火,必须将这个祭品原地放回,这东西是从哪里打捞起来的,你们有人知道吗?”

立即就有一个年轻小子说道:“我知道,马哥告诉过我,是在龙骨湾东北方的海里打捞起来的。”

彭老点点头,接着说:“今天我先做法让这东西安静下来,明天准备一艘小船,我独自一人带着这祭品去那里,你们其他人谁都别跟着去。”

老族长一愣,说道:“可龙骨湾离这里有半天的航程啊,您老一个人驾船是不是有些吃力?要不我们派个年轻人帮您驾船?”

没想到彭老脸色一变,说道:“你是不相信我?那你们自己去处理吧。”

一看彭老突然变脸,村民都吓了一跳,族长赶紧说:“不是这个意思,彭老您别急,我也就是出于好心而已,既然您坚持一个人去,那我们不去就是了。”

彭老点点头,上前拿起那个金属人头,说道:“今天我把这东西带回去,村子里就能平安无事了,你们明天准备好船,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会来。”说完就朝人群外走去。

村民们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这时只见一个肤色黝黑,身材中等的年轻人站了出来,平静的说道:“这位老先生,您真的打算把这个精傀带回家吗?”

彭老一愣,回头看了看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皱眉道:“你说这个东西是什么?”

那个年轻人走上前,指着金属人头说道:“这是古人用来祭祀神灵用的,也就是代替活人头颅,用金属制成的替代品,叫做精傀。”

彭老一脸的不屑:“那跟老夫说的不就是一个意思吗,都是海神的祭品。怎么,你不让我带走这东西?打算留在村子里继续祸害别人?”

年轻人微微一笑:“祭品是没错,但您却不知道,这精傀还有其他一些秘密。”说完走到彭老的面前,在他耳朵边上悄悄说了几句什么。

彭老一听,顿时脸色大变,但立即又狐疑的说道:“你是在吓唬老夫?老夫做这一行一辈子了,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异端邪说,你是在妖言惑众吧!”

年轻人一摆手,“您不相信就算了,请您自便。”

彭老眼珠子转了几下,思考了一会后,又说道:“后生,你叫什么名字?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这时那个年轻人点点头,回答:“我是从北方来的,我姓龙,因为排行老九,所以人们都叫我龙九,乡野粗人,名字不值一提,您就叫我小九吧。”

彭老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那就多谢你提醒了,不过年轻人,你也只是涉世未深,知道一些皮毛就不要在老夫面前卖弄,这件事是老夫管的,你就别插手了。既然是外地来的,手不要伸的太长,会有麻烦的。”说完不再理会这个年轻人,径直走了。

这个叫龙九的年轻人,正是九爷,不过那时候他才二十七八岁,刚刚出道不久,所以还没人称他九爷,九爷是他老了之后的称呼。

彭老走后,村民们也纷纷散去,龙九看了看彭老的背影,只是惋惜的摇了摇头,然后就跟着族长来到了屋子里。

族长对我们说道:“几位长官,让你们久等了,现在可以检查了。”

接着我们在村子里进行了一些例行的检查,无非就是渔船的捕捞证,还有渔船的安全隐患等问题,检查结束后就离开了。

三天后,我下班后正准备回单位宿舍,路过一条偏僻的小巷子时,看到里面人头攒动,还有鞭炮的响声,应该是有人在办事。

我无意看热闹,只打算快点回去,当我路过这家办事的人家门口时,看到门口挂着两盏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大大的奠字,原来是在办白事。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旁边人群里两个人的交谈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听一个男人说道:“这彭老也算是本地最有名头的先生了,没想到他家里居然也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另一个男人则说:“你不知道啊,这彭家的事情可邪乎了,真是想一想都怕,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一听这居然是彭老的家,我立即想起了三天前在落伽村发生的那件事,难道彭老家里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我快步上前,叫住刚才交谈的那两个男人,给他们递了两根烟后,向他们打听彭家的事情。

那两个男人以为我只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将他们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自从那天彭老从落伽村回来后,当天晚上,彭家就出事了。

彭老是个孤寡老人,家里没有儿女,也没有老伴儿,只有一个叫熊青的徒弟为伴,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大汉。

熊青那晚喝了点酒,睡到半夜里,听到院子里好像有人在走动的声音,他以为来了贼,就操起一根棍子摸到院子里,准备抓贼。

但没想到的是,熊青看到的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彭老光着膀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头顶居然顶着一盏油灯,那蓝色的火苗随风摇曳,将彭老的脸都映射成蓝色的,非常诡异。

熊青不知道师傅在搞什么,也不好惊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躲在门口暗暗着急。

就在这时一只野猫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它出现的十分突然,彭老猝不及防之下,被吓了一大跳,结果头顶的油灯一下子打翻,灯油泼了他一身,而且顿时被燃烧的灯芯引燃,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熊青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丢了棍子,提了一桶水就冲出来救人,但哪里还来得及,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彭老上半身已经被烧焦了,一命呜呼,就这么死了。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搞笑小说
  3. 宅斗小说
  4. 修真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作者:心静如蓝

    现情小说

  • 弓神怒
    弓神怒

    作者:花神剑

    玄幻小说

  • 神品玄医心经
    神品玄医心经

    作者:爱吃的猫

    都市小说

  •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作者:妖倾墨

    都市小说

  •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作者:墨云归

    现情小说

  • 崛起之纵横文娱
    崛起之纵横文娱

    作者:孟楼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