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穿越 > 萌妃不下堂

更新时间:2020-02-12 17:22:48

萌妃不下堂

萌妃不下堂 锦墨 著

连载中 紫凝儿上官月南宫景熙 轻松爽文小说 搞笑小说 轮回重生小说 抗战小说

精选热书《萌妃不下堂》是来自锦墨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紫凝儿上官月南宫景熙,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十里红妆,她带着全天下女人的羡慕踏入王府,嫁给了当朝庆王爷楚渊。然而洞房花烛之夜,等到的却是庆王爷甩来的一个巴掌!他说:***,你永远也别想爬上我的床!她皱皱眉,心想: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跟你这个古人有进一步接触。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柴房里。她攥紧了拳头,心想:没关系,反正苦日子咱还没过过,就当体验生活了。他说:***……还没说完,她当场发飙:贱!贱!贱你大爷!

精彩章节试读:

热闹的屋子终于安静下来,天上的明月疲倦的打了个呵欠后,开始钻进乌云的怀里偷懒。送走所有为她庆生的朋友后,紫凝儿倚在门边悄悄舒了口气,看了看手机,时间刚好凌晨一点半。

捧着阿姨递来的热茶,坐在沙发上一副慵懒的漂亮女人正唇角扬笑,一副解脱般的模样赞道“臭丫头,你现在已经成年了哦!”

“奇怪,我十七岁成什么年?”回身,顺便将那高高的红木大门砰的一声关上,看着那漂亮得不像人类的年轻女人,紫凝儿再一次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在古代,十六岁便是成年,有的还更早……”

“打住,本小姐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唐宋元明清。”

“难道,你就不想去古代玩儿吗?这世界有很多人想穿越想得都快发疯了。”

“停,我还是喜欢灯红酒绿,靓车高楼的高科技时代。再说,穿越这么不靠谱的事儿,我不……”

“靠谱靠谱,宝贝儿你只要想去,我现在就……”

“我说,妈……你女儿如果真回古代,会死的。”

无奈摇头,紫凝儿一脸凝重的望着她年轻貌美的好妈妈,认真回道。然后,在她漂亮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转身上楼,回房。

虽然她从未见过古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在那个没有青少年保***,没有保安公安的年代里,像她这种一事无成没半点长处还长得特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活不长。

“臭丫头,人家千百年也修不到一个穿越的命,你倒好,给你还不要。”对着已经不见人影的楼梯口,漂亮妈妈继续不好气的唠叨,抬手将那清茶一股脑的倒入了口中,正想消消心火之际,却听得楼上一声尖叫传出。

“啊……紫陌你这个疯女人,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连忙起身,正跑到楼梯的一半时,忽然听到自己宝贝儿那恨怨十足的怒吼,随及只见二楼的房间里一阵光华闪过,然后又归于宁静。这时,她才突然想起,自己在紫凝儿房间里设的玄法之术,不为别的,就为穿越。

紫陌是她的名,每次宝贝女儿怒极暴走时,她都会这么叫她名字。只不过这次之后,恐怕她是一辈子也听不到这么亲切的声音了吧!记得她第一次带着紫凝儿回玄光门时,门主见到臭丫头的第一眼,便神色凝重的带自己去了小屋。他告诉她,凝儿命中有个大劫,根本活不过十八岁。当时的她听到这话,就犹如从天堂落进了地狱,因为玄光门门主的预言,从来都没有失灵过。

后来她为了保女儿性命,不吃不喝赖在师门整整六天,后天门主拗不过她,只好告诉了她这唯一的法子。

没错,逆改天命,设阵穿越。

而这,也都得看臭丫头的造化,每次听到臭丫头说不想穿越时,她的心内也是一千万个舍不得,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明天中午十二点,便是她命中注定的死亡时间啊!

转身,下楼,回到沙发上看着屋内还来不及收拾的狼藉,不禁又苦中作乐般,恨恨道“臭丫头,你若是不在那边好好活下去,老娘一定不放过你。”

仿佛有一阵无穷的吸力,正把娇弱可怜的她吸往一个无间地狱一般,紫凝儿想动却动不了,唯有心中暗骂。

天呐,她就这么穿越了吗?不,她不要,她舍不得她刚买的新车,舍不得庞大的衣橱,舍不得舒服的大床,舍不得超薄的本本,更……更舍不得那个一心送她来穿越的疯女人,比后妈还后的亲妈啊!

眼角一滴不舍的泪水滑过,紫凝儿一脸悲戚想着,等她反应那一股无穷的吸力已经消失无踪的时候,睁眼,却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所震撼。

此时的她正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宽大浴池,清香朦胧,水雾弥漫。一位长相俊美却留着一地墨黑长发的成熟男子,正沉浸在温热的水池之中,眸眼紧闭。他的背后,是古色古香的紫檀木雕,错杂缠绕的纹路中间,是一只凶恶庞大的狼头。

如果说唯一动摇过离开现代去穿越的条件,那便是穿越必逢美男的这条了,紫凝儿半坐在池边的大理石上,只怔怔的望着那对面的长发美男,只见那人眉如刀刻,目若寒星,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一头墨黑长发披散两肩,健壮的胸膛半露水面,修长的双手搭在池边,更添傲然的霸气。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紫凝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半裸的美男,而对面的男子此刻也是眼也不眨的盯着这突然出现在自己浴池边上的奇怪女子。一身紫色纱质短裙下露出两条白皙纤长的双腿,两只瘦弱的手臂半撑着身子,营造出一种楚楚可怜的姿态,垂落的红色卷发挡住香肩,却又更添妩媚诱)惑之态。

“美男,我可以追你吗?”不知不觉的,紫凝儿吐出自己的心里话,眼前这个帅得冒泡美得惊人的男子,她的确是千万个喜欢,如果能让他做自己的男朋友,肯定嫉妒羡慕死那群死丫头。紫凝儿如是想着,完全忽略了自己如今的特殊处境。

一语惊醒梦中人,南宫景煜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好不容易理解了她的字面意思,不禁微微失笑。

“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美男微笑,紫凝儿不禁立刻被迷得七晕八素,正当她失神之际,突然水声乍起,随及便见一肉色东西从水中飞越而出,惊诧,正要睁大眼睛看清楚时,那墨绿色的长布已经包裹了他的身体。

虽然啥也没看清,但她肯定这男人的身材绝对一流。

可下一秒,她却猛然发现,那飞去的墨绿色长布在他身上,竟变成了一身长袍般的古装。妈呀,她咋忘了自己穿越了呢!眼神触到那木雕中的诡异狼眼,心下一缩,紫凝儿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寻路逃跑。

在古代这个封建社会中,女人可从来都足不出户,矜持温婉的啊!如今她这么大胆的看男人裸浴,被人抓到非得浸猪笼不可,所以在此之前她必需得逃快些,否则,她可就成了史上穿越一日游啦!

半个时辰之后,南宫景煜以着屋内通明的烛光,正观摩着手中的一件奢美饰品。那是一支少女们插在发髻中的簪子,上面镶着的各色宝石组成了凤尾的形状,没有坠流苏,却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咚咚咚……

“进来”

冷声,随及将那看不出材质与来历的簪子放到桌上,南宫景煜冷着一张俊脸,看向独身进屋的侍卫统领。

“人呢?”

“属下失职,请王爷降罪”

“怎么跑的?”

“……是……应该是钻了后院的狗洞,不过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

听言,他满眼质疑的瞪向桌前跪地的李统领,一言不发。可正是如此,才叫那下面的人望而生畏,心惊胆战。

“属下查实,她确实是从那洞中爬出的,因为她身上的衣料都被旁边的碎石划破了一块儿。”李统领满头大汗,一边义正严词的解释,一边又从怀内掏出那不足巴掌大的紫色碎布,呈在头顶。

“好了,下去吧!”

“是”恭敬说完,随及起身离开了屋子,关上房门。

出了房间,李统领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冷,抬头感激的望了望天空,随及大步朝着府外离去。看来以后一定得加强防卫了,不然若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就是自己有十条命,也不够这么吓的。

而好不容易逃离王府的紫凝儿,此时正一边靠墙喘气,一边回头看还有没有追兵追来。

呼……看来自己这好色的老毛病一定得改改,否则还真容易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俗话都说帅哥皆可贵,真爱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两者皆可抛。如今她才来古代一小会儿,就如此不风光的丧命,那可真是太不值当了。

在没找到回现代的法子时,她是万万不能死翘翘的。

正想着,突然头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心头一颤,紫凝儿硬着头皮往上看去,只见头顶的树叶轻微摇晃,随及就见一白色身影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兀的出现在紫凝儿面前,她失声大叫,只当遇上了贞子。

“啊……”

“啊……”

那苍白的贞子没想到这树下有人,一时惊诧,也就跟着尖叫起来,只不过她的声音可真是惊破长夜,空扰万里啊!

下一刻,那树旁的墙后世界一片光亮,无数的灯笼火把也跟着燃了起来。

“别叫了,小姐,小姐她是个人”一个背着大包袱的年轻女孩儿也从树上跳了下来,她拉了拉惊叫连连的贞子小姐,随及解释般的急道。

一见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出现,上官月立刻扑到了丫鬟的背后,警惕万分的盯着对面也停下大叫的紫凝儿,一脸的惊恐还未退却,随及便也好奇的打量起对面的陌生女子。

“快走吧小姐,他们追来了。”那丫鬟还没说完,看了眼后面追来的无数火光,便也拉着她小姐的手,急步而逃。

这这这……发生什么事了?紫凝儿心下迟疑,随及还未反应,便被一群拿着火把提着灯笼的布衣男子抓获。正当她与这群古人争议不休时,刚才把她吓了一跳的两个小姑娘,也跟着被那些人抓了过来。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那两个姑娘,是想离家出走,如今被自己的家仆抓到,可怜她,也被殃及。

“你们大胆,快放开我。”贞子小姐脸色温怒的大骂,一边用力挣脱他们的押制。

“三小姐,请跟我们回去。”领头的男子一脸恭敬,朝着那贞子拱了拱手,然后示意其他人押着他们三个回府。

“混帐,我自己知道走。”她瞪向那领头的青衣男子,一脸挑衅。

“还不快放开我”

青衣人抬手,那押着贞子小姐的两人立刻松手,随及只听得啪啪两声,一脸怒气的贞子小姐反手就还了那两人一记耳光,转身,瞪了一眼那青衣男子,正打算回府之际,眼神却停在了紫凝儿身上。

暗道不妙,紫凝儿眼看她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眼里的凌利之意甚显。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下,上官月恶狠狠的盯着眼前一身奇装的女子,怒道“哼!都怪你突然冒出来,否则本小姐怎么可能让他们这群饭桶抓到。”

努力挣扎,却比不过身后两个年轻男子的大力,紫凝儿被这一耳光打蒙了,只听着她刻薄的话语,然后便被身后那两人押着进了一个大院。

因为是晚上,所以一切都隐于黑暗与半黑暗之间,就算有无数火把,可看到的花草树木也是模糊不清。经过不长的宽广石路,三人被押到了一处大厅,不同的是那个打她的女人是站着的,而她与另一个姑娘却是跪着。

堂上坐着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下巴上留了一撮半长的胡须,更添成熟稳重之态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搞笑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抗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萌妃不下堂或者回复书号698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