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穿越 > 穿成渣女后我弃恶从良

更新时间:2021-09-14 09:51:33

穿成渣女后我弃恶从良

穿成渣女后我弃恶从良 江骨春风 著

连载中 简双双安既明 轻小说 讽刺小说 科幻小说 异世小说

男女主角是简双双安既明的书名叫《穿成渣女后我弃恶从良》,是作者江骨春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简双双、安既明,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出自作者“江骨春风”之手,详细内容主要讲述了:一场穿越的结果,就是她本以为能够老老实实的享受米虫生活;谁知道不仅要自己赚钱养家,还要各种虐渣斗极品,更要处理好自己的感情。多了个将军未婚夫,而且每次见面,简双双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有胆小怂包。

精彩章节试读:

嗓子要冒烟了

“水水..”

“小姐,你终于醒了,快去禀告夫人,小姐醒了,大夫,大夫呢!”一声略带惊喜的声音传来。

简双双满脑子黑人问号,哪里来的戏精,这种穿越小说女主标准的开场白是怎么回事?

身子被人轻轻的扶起来,一口救命的温水让她感觉活过来。

还没待她喘口气,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惊呼:“我可怜的女儿啊,你再不醒为娘的心可真真要疼死了。我的女儿..呜呜呜..”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先声夺人的出场方式,让她想不注意都不行,简双双费力地抬了抬眼皮,终于注意到身边的环境。

蓦地坐起身环顾四周,入目是鹅黄色的帐幔,头顶床沿还挂着一串串流苏,身上盖着绣着牡丹的橘色的丝绸被子。

她发誓她绝对没有见过!

双眉微皱,将满腹疑云咽下,先前出声的妇人已经到了,抬眼望去,见到一位约莫三十左右的华服的美妇人泪水涟涟的望着她,周围还有几个小丫鬟模样的人毕恭毕敬的站在旁边。

美妇人坐在床边,眼泪汪汪的开口:“双儿,你要是真的不想嫁,咱们就不嫁,我去求求陛下,把圣旨收回去,我的宝贝双儿,千万别想不开呜呜呜..”

突然感觉头一阵剧痛,似乎有一段记忆零零碎碎的涌入她的脑袋中,忍着剧痛开口试探了一声:“娘?”

美妇人又是惊讶,又是欣慰,柔声道:“娘在呢,娘在呢。”说着还摸摸她的头,自从陛下赐婚后,她便再也没有这般喊过自己。

旋即担忧的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回头对着丫鬟微微有些动怒:“大夫呢,大夫怎么还没到?”

头愈来愈痛了,简双双只能强打起精神,温声细语:“娘,我没事,让大夫先别来了,我就是有点困,我想再睡一会行吗?”原以为自己会很别扭,却发现这声娘叫的极为顺口。

美妇人闻言似有些不赞同,却也没有强迫她,小心的扶她躺下,盖好被子,温柔的道:“好好好,双儿先睡会,小厨房里温着粥,醒了要记得喝。”

又看向旁边一个丫鬟吩咐道:“一会双儿醒了再给她端上来,仔细着些。”

“是,夫人。”琉璃赶紧褔了福礼。

美妇人转过头来看着她,满眼担忧,又生怕惹她不快,帮她理了理头发,轻声道:“双儿好好休息,娘先过去了。”

强打着精神,应了一声,美妇人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等到美妇人彻底离开,才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句:“这也太热情了。”

她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听奶奶说,生下她没多久父母就离婚了,父亲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母亲也另嫁到了外地。

十几岁的时候奶奶去世了,然后就是吃百家饭长大,从没想过去找父母。

对她来说,父母就是陌生的代名词。所以对于美妇人的亲近,简双双有些吃不消,这是她没有拥有过的感情。

看向旁边站着两个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两人眼中里的关心是挡不住的,想必与原身关系也是极好的。

对着她们温声道:“你们先出去吧。”思索了片刻,又添了句:“我有事会喊你们的。”

琉璃还想说些什么,琥珀拉了拉她的袖子,冲她摇摇头,想到主子刚醒,需要休息,两个小丫头这才福礼退了出去。

终于只剩她一个人,有空整理一下多出来的记忆。

作为一个21世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女青年,平时也接触过穿越小说,她确信自己穿越了。

因为别人不可能给她移植一份记忆,但是穿越这种事落到自己身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最后的记忆是因为面试进了心仪的公司,所以和闺蜜庆祝吃烧烤哈啤酒。

再醒过来就变成和她同名同姓,川凤国户部尚书独女,简双双,一个没有听过的国家。

从这份记忆来看,家中独女,上有两个哥哥,大哥简文赋平日比较忙于求学,跟原身不是很亲近。

二哥简季华,一直不喜原身,两人见面便是一阵鸡飞狗跳。

父亲是陛下登基第一年钦点的状元郎,母亲则是川凤国的公主,几乎对原身有求必应,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就因为这样,原身才有些娇蛮任性,觉得只要她想,就什么都能得到。

这次是陛下下旨,将她许给了镇国将军的嫡子,而原身一直以为自己准备嫁的是三皇子。

接到圣旨那天,便在府中大吵大闹,闹了半月父母也没提退婚,不知怎么想的,想出这样一个馊主意,假装***!

没有同别人商量,便自己跳进湖中,幸好有丫鬟路过才被发现。

被救起来后便发了热,昏迷一天一夜,再醒来已经变成21世纪的简双双。

摸着柔软的被面,简双双微微的叹了口气,什么三皇子,那不是自己的表哥吗?近亲结婚要不得,自己可不想将来有个傻孩子

与此同时,边关裕山郡。

躺在床上的男人秀发披散着,虽凌乱却不狼狈。脸如刀刻般五官分明,双眼紧闭,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弱的颤抖着,薄唇微抿,嘴角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蓦然,男人睁开了眼睛,眼中似有悲凉,似有讥笑,最后归于平静,漆黑的眼眸暗藏汹涌。

安既明醒来发现自己没有身处大牢,温暖的被子,刺眼的房间,胸口的阵痛无一处不再提醒他,似乎已经离开了那座牢笼。

抬眼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形映入眼帘,看着那个头一点一点睡不踏实的年轻小厮,再与那个为了劫狱救他却中了埋伏被弓箭射死的面孔重叠

“小小南。”安既明瞳孔微缩,强忍着疼痛坐起身子,小心翼翼的想要探出手,却又怕惊扰这场梦。

听到声音,安南迷迷糊糊的揉了一下眼睛,待看到主子坐了起来,一个激灵,惊喜的:“主子,您醒了。”

安既明喉结微动,似想开口,却又怕一切只是自己的臆想,半晌,才忍不住问道:“今夕何年..”

没有注意到主子的状况不对,安南大大咧咧道:“主子,今年是永昌十八年啊,您是不知道.”

他已经没听他絮絮叨叨的讲了什么,满脑子都是永昌十八年,心底大笑了一声,永昌十八年!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讽刺小说
  3. 科幻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