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奇幻 > 风水大师徐稷

更新时间:2021-09-14 16:44:30

风水大师徐稷

风水大师徐稷 青海石 著

连载中 徐稷赵大山 科幻小说 种田小说 探险小说 浪漫小说

《风水大师徐稷》主人公叫徐稷赵大山,是青海石编写的奇幻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徐稷从来没见过除爷爷以外的亲人,村里人也总是离他远远地,就好像靠近他便会招致不幸一般。小时候徐稷常会因此哭泣,而爷爷这时却只是默默摸着他的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等到徐稷长到十八岁时他才知道这其中原因,原来他并不是爷爷的亲孙子,而是他从坟中捡来的,而且其实他的人生,从最开始就已经注定将于鬼魅阴邪之事为伍了……...

精彩章节试读:

从记事起,我就没有朋友,因为村里人都说我是我爷爷从坟地里捡回来的,是个天生的煞星,克父克母,不过爷爷从来没在乎过这些说法。

用他的话说,他本来就是个开棺材铺的,自己都不吉利,能有个养老送终的人就不错了,没什么好嫌弃的。

就这样,我靠着爷爷卖棺材赚的钱,一路从牙牙学语,长到了十八岁,高考这一年。

眼看还有两天就要高考,村里却打来了电话,说爷爷病重不行了,要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

高考固然重要,可是跟爷爷相比,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我也顾不得其他,当即便收拾了东西,连夜回了家。

一进家门,看到精神矍铄红光满面的吃着面条的爷爷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就是你说的病重?我这一来一回两天时间,高考都要赶不上了!”

我看了一眼桌上的红烧肉和桌上那一锅满的要溢出来的面条,有些无语,随后又忍不住道:“你这肉放了多少天了,我闻着怎么不新鲜呢?”

总觉得没有肉的香味,反倒隐约能闻到一丝腐臭味,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什么不新鲜,臭小子,我叫你回来能害了你不成?”

爷爷白了我一眼,指了指面前的凳子道:“坐。”

随后便叹了口气:“徐稷啊,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过了生日,就满十八岁,是个人了。”

“应该说是个成年人才对吧,别说的我之前就不是人一样。”

我顺手拿过碗筷,想要跟着吃一点,虽说肉不新鲜,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也把我累坏了,吃点面条垫垫肚子也行。

不料还没等我出手,爷爷的筷子就打了过来:“你不能吃。”

“不是吧,爷爷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看着手上被筷子打出来的红痕,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以前老爷子可是什么都留着给我吃的,如今吃点面条都不让了?

“行了,叫你回来是有正事的。”

爷爷快速的吃着面条和肉,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道:“柜子上有钱,去,到村里把全村的大公鸡都给我收回来,再把小六子家的那条黑狗也买了,我跟大伙说好了的。”

“又是鸡又是狗,你该不会又想杀了让我看着你吃肉吧?”

我抱怨了一句,却也没再多说,拿了钱便出门去了。

毕竟以前老爷子就总是神神叨叨的,每逢初一十五也没少杀鸡上香,倒也不稀奇。

只不过今天是初三,按理来说要杀鸡也该是前两天就杀完了呀,难道特意等着我回来好使唤我?

一路嘀咕着收了九只大公鸡,弄回家后,我便去了小六子家。

还没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疯狂的狗吠,紧接着便见六子叔和小六子犹如见鬼一般冲了出来,满脸皆是惊恐。

“叔,六子,怎么了?”

我一愣。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六子叔喃喃念着这句话,连滚带爬的跑远了。

倒是小六子,被我一把拉住,浑身抖的不行,脸色惨白的抓住了我的手:“哥,我妈疯了!她把我家狗咬死了!”

话音刚落,便见六子婶从屋里冲了出来,披头散发满身是血,整个人犹如疯子一般,跌跌撞撞而来。

我顿时大吃一惊,想也不想便抱着小六子往外跑。

六子婶在后面穷追不舍,电光火石间,我似乎瞥见她嘴里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獠牙!

这个认知,让我心惊胆战,抱着小六子没命的跑。

没跑几步,就见村里人蜂拥而来,为首的正是村长大山叔。

“六子!”

六子叔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将小六子接过去,却不料六子婶已经追了上来,张嘴便冲着我咬了过来。

我心下一慌,想也不想便伸手去挡,心中已然做好了被咬的准备。

就在此时,原处传来一声雷霆厉喝:“孽障,还不快滚!”

随着说话声,爷爷握着家中那把挂着积灰的桃木剑,疾步而来。

也不知为何,见爷爷来,六子婶转身便跑。

爷爷却并未追赶,只是将手中桃木剑用力一掷,重重刺向了六子婶的背。

刹那间,一道尖锐刺耳的惨叫声冲天而起,震的我耳膜刺痛不已,再看村里人,一个个捂住了耳朵,满脸痛苦的蹲了下去。

而六子婶,也倒在了地上。

“翠芳!”

六子叔心中着急,想上前却又不敢。

爷爷摆了摆手:“去吧,已经没事了。”

他这才快步冲了上去,将晕倒的六子婶扶了起来。

我壮着胆子去看,却见六子婶脸色惨白无比,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嘴里也再无獠牙,仿佛先前是我的错觉一般。

再看爷爷,我又是一惊。

刚刚还精神矍铄的老头子,怎么这一会的功夫就老了那么多,背都有些驼了。

不等我上前,他朝大山叔走了过去,脚下有些踉跄。

大山叔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他,眉头紧皱:“徐叔,你曾经答应过我的,现在这样可不行啊!”

“最后一次,放心吧!”

爷爷的声音满是疲惫,重重叹了口气:“以后再也不会了,不会了……”

说罢,转身背着手往家里走。

我听的一头雾水,张嘴便要问。

“徐稷,回家了。”

爷爷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大山叔似乎看穿我心中所想,亦是摆手道:“听话,跟你爷爷回家去。”

见他明显不愿意说,我只得将满心疑惑压了下去,转身追上了爷爷,开口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六子婶怎么了?为什么你还会驱鬼,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咱家的桃木剑不是你说捡来的吗,怎么那么厉害?”

我心中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了。

爷爷却是一言不发,眉眼间满是疲惫,只低着头往前走。

直到进了家门,他才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爷爷!”

我脸色大变,慌忙扶着他要往床上走,谁料他却强撑着不肯动。

良久,他才颤抖着挤出两个字来:“棺……棺材!”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种田小说
  3. 探险小说
  4. 浪漫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