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穿越 > 大明国士无双

更新时间:2021-09-15 15:14:22

大明国士无双

大明国士无双 成耳语 著

连载中 许知善王义询 种田小说 宫廷小说 军婚小说 网王小说

人气小说《大明国士无双》由著名作者成耳语著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许知善王义询,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朝穿越,许知善没想到自己竟然来到了大明朝,只不过这是明朝初期,而许知善身为一个现代人如今将以一个古人的身份开始了翻身逆袭,这样的刺激考验对于他来说才是最为有利的。想要赢得人们的尊重,必须先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而许知善会实现这个愿望吗?这个问题相信很快便能得到一个充分的回答了。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公!莫要打了,莫要打了!”

“柔儿知错了,拿去……银钱你都拿去!”

耳边传来一阵惊连,许知善只觉晓脑子翁的一下,空白一片,顿时双眼恍惚,脑袋发晕。

他这是怎么了?

这股子劲儿持续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入目是一对相拥的母女,二人面带恐惧满身伤痕的依偎在一起。

余光时不时还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

再看看地上,满是铜钱,散落一片,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那股子懵劲儿过后,一阵记忆涌上头。

公园1368年。

浩瀚墨空,星轨划过,开国元年,名为洪武!

竟是明朝?

他娘的自己竟然穿越了?

许知善蒙了……

原身乃是长阳村普通人家,落榜秀才,通过关系与同兄弟在县衙做个典史,可一直心有不甘,终是在又一次秀才落榜后酗酒不止。

且这还不算,在家抢夺吃饭钱财酗酒,妻儿不给就殴打凶骂。

这还是人吗?

身为二十一世纪好青年这不能忍,原身太不是个东西了!

心中愤懑不平,但又想到原身因酒精中毒直接嗝屁,心中又暗暗一爽,舒坦啊。

可,自己却是他的接盘侠。

说起来自己死的似乎更惨?

好歹是个历史系毕业的毕业生,毕业典礼上台讲话失足摔死?美好人生刚刚开始啊!

恋爱都没谈过啊!

哎……

叹了口气,许知善欲上前安抚母女,可只是挪动半步,那母女便条件反射的猛一缩身子。

看样子原身此番给其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啊。

此事只能慢慢来不能过激,“先前是我的错,日后我定不会再犯,且还会加倍的对你们好!我保证!”

说完还伸手发了个誓,可见母女二人还是瑟瑟发抖警惕的盯着自己,许知善心中无奈。

果然不是一下子能好的。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许知善有眼力劲儿的立马窜过去,给母女二人留下缓神空间。

“知善兄?!在吗?!”

开了门,是一青年,气喘吁吁面色着急,没反应门开了差点一下子敲到许知善脸上。

“诶,你可算出来了!”

许知善皱眉,这人他晓得,便是一同在县衙做典史的那位,名为王义询,怎竟是这般着急,“何事?”

“可别问了!快跟我走吧!”

话音刚落,其便拽扯这许知善衣袖,二人慌忙离去。

跑了一段路,许知善气喘吁吁,“你小子搞什么?”

王义询回道:“还问?知善兄,你莫是酒气还未散去?”

“前些日子,王主簿特意嘱咐我等,秋筹大统算临近,圣旨下令,各县都要核算,如今各地账簿均已送到,县丞下令三日算完!”

“你我二人昨日饮酒过度,如今怕是已经迟了。”

“若是被主簿发现,怕是要丢了饭碗!”

统算?

秋筹?

许知善有些莫名,但好歹前世是学历史的,当即从脑海记忆中估摸出,起义结束,新帝继位,现刚刚稳固朝野,乃是大明盛世王朝的开始。

正是要建功立业,招揽天下贤士之时。

更是对各地民收统算核查评级之时!

若是统算能得个甲上,那日后定是朝廷重视之地,说不定还能跟着升官发财,若是得个丁级,那定是废除归纳他人麾下,还要丢弃官位。

实属不划算,乃是大事。

他们若是耽搁了此番大事,丢了饭碗是小,杀头是大!

没想到自己重生到这么个倒霉蛋身上?

当即气也不敢磨蹭,跟着王义询便赶着县衙而去。

二人偷偷摸摸的顺着墙往里摸,兴许是上下都在忙,也不见得来来往往有人,空荡的倒像是空宅子。

见此,王义询倒是咧嘴一笑,“不曾想运气如此好?”

可下一秒。

“站住!”

闻声,二人皆是浑身定立,心头一颤,旋即回头一瞧。是个头顶乌纱,面色古板威严,身穿官衣的老古董?

“你二人作何?!偷偷摸摸,成何体统?”

突如其来一声训斥,使得许知善也知晓了,这边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王主簿。

怎么好死不好死,就撞上了呢?

“还不赶紧回去,秋筹忙如狗,你二人还敢偷懒!”

此番一言,二人面面相觑,没曾想未曾解释,其却误解他们是出来偷懒的,当即面挂笑容,讪讪赔笑,“是是是……”

“主簿我们知错了。”

说完,王义询拉着许知善一溜烟二人便跑了。

来到县衙后堂,典史门算账的地方,刚进门怀中便被扔来一本账簿。

许知善不解抬头,只见那古板的老典史瞪眼自己凶斥,“还看?!”

“来了就踏踏实实算账!少给我打马虎偷得闲懒!”

“今可是难得丰年,工量巨大,若是耽搁了,我定将你二人抽皮扒筋好生教训!”

那老典史说完便冷哼离开,许知善瞧着其暗暗的瞥了个白眼,还真是狗仗人势,同为典史,其不过资历老了些,就如此目中无人脾气倔大。

若不是周围皆是古衣长发,他还真以为自己身处二十一世纪职场不可。

一旁的王义询拉扯了一下许知善,俏***的摇了摇头,示意不敢耽搁赶忙找个地方坐下拿着算珠就开始算账。

可刚坐下许知善就傻了。

算珠?

算账?

瞧着手里的古式算盘,他压根不会使,更别提算账了,更是一窍不通,毕竟他大学学的可是历史,不是会计啊……

这可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吧!

总比干坐着让人挑毛病来得好。

谁料翻开账簿,一眼扫过,大脑清晰无比,瞬间得出一个数字,精准无误。

一番下来许知善傻了……就这?

这不是小学生都融会贯通的小学加减法吗?

这种低级幼儿程度,就练乘法除法都用不上,感情古人算账就如此简单?

当即来了动力,那笔在下面划上一个数字。

由此,往下,一页页,一条条算的愈发拿手熟练。

没了多久一本便算完。

当即起身准备再拿一本,可这一动作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胡闹!”

那老典史气冲冲的朝着许知善走了过来,手中戒尺一棒子敲打在了他面前的桌板上,“统筹秋筹如此重要之事,你怎能如此敷衍?

“届时出了事,是想让我等一同陪葬吗?!”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军婚小说
  4. 网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