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乡野诡术

更新时间:2022-05-12 14:12:46

乡野诡术

乡野诡术 夜雨风声 著

连载中 王七陵王风明 搞笑小说 浪漫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相术小说

近日风靡网络的小说《乡野诡术》主要是描写王七陵王风明的事情,作者夜雨风声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我命犯七杀,天生命薄。成年之前,一年一劫,第十八年最凶,名为生死劫。爷爷为我挡下十七劫,在我生死劫来临前他去世了。他断气之前带走十七个纸人,它们是我的报应......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王七陵,命犯七杀,天生命薄。成年之前,一年一劫,第十八年最凶,名为生死劫。

我出生的那一刻,院门口的两棵常青树瞬间枯萎,家里养了七八年的老狗在门口又跪又拜,当我哭出声后,老狗口吐鲜血而死;

更可怕的是,外出省亲的奶奶回来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想用剪刀戳死我。如果不是我爸看到抢下剪刀,我可能已经没命。

我奶嘶声咒骂,说我是一个灾星,我的出生会害得王家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她更是放出狠话,不是我死,就是她死,就连我爸妈也被奶奶凶狠恶毒的模样吓到了。

而我一直坐在门口跟哑巴似的爷爷则是突然给了奶奶一巴掌,让她少胡说八道。还说有他在,我死不了,王家也不会家破人亡。

奶奶发疯似的对他咒骂,说一切都是因为他泄露天机,遭到天谴报应。

爷爷是一个风水先生,在十里八村颇有名气,谁家有人过世下葬,谁家迁坟立碑,谁家娶亲摆宴都会请他算一个好日子。我爸说,爷爷的本事比所有人想的要大,他有好几次都看到小车来到村子里接爷爷离开。四五天后,又把爷爷送回来。

奶奶骂我是灾星,要我死的事传遍十里八村,这件事成为了别人的饭后笑谈,甚至有人来到我家外面晃荡,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而自打我出生后,爷爷就再也没有出过远门,一双眼睛恨不得长在我身上,他是担心奶奶对我下手。奶奶每一次见到我,眼神都无比怨毒,随着时间的推移,恨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发强烈。不过,有爷爷保护,奶奶始终没有机会。

就这样在爷爷的保护下,我平平安安的长到了三岁。而我是灾星的传闻,渐渐的销声匿迹。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可就在一天夜里,奶奶死了,吊死在村口的大树上。

她的脸紧紧的贴着树,脸上布满诡异的血纹,嘴里吐着血,血沿着树干流下,染红了地面。她的双眼瞪得很大,充满了怨毒之色。前来看热闹的村民都被奶奶凄惨的模样吓到了,村里好几个孩子吓得大哭。有人指指点点,说奶奶是被我克死的,死不瞑目。

我躲在爷爷身后,满脸恐惧的看着吊在树上的奶奶,我只觉得奶奶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一直盯着我......

爷爷和爸妈一起将奶奶的尸体从树上取下来,他们将奶奶放在地下时,断气的奶奶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脚。她那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向上翻动,死死的盯着我,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眼中的滔天恨意。我吓得摔倒在地,不停地用脚踹着奶奶的手。可奶奶抓得很紧,我根本挣脱不开,而我挣扎时,身上滚满了鲜血。

爷爷站在旁边没有动,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眼神有些担忧。爸妈将奶奶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我才得以脱身,而我脚腕的位置,有一个乌黑的手指印。

爸妈看向爷爷,等着他拿主意。爷爷哀叹一声,对爸妈说,“将她背回去,七陵,跟我走。”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跟着爷爷回到家,我爸也背着浑身是血的奶奶回来了。他将奶奶放下后,默然的转过身,爷爷拍了我脑袋一下,也示意我转身,我妈一个人为奶奶收拾。

突然,我妈发出一声惊叫,我们赶忙转过身去。我妈脸色惨白嘴皮哆嗦着开口,“爸,妈她背上有字。”

爷爷走过去小心的将奶奶翻身,掀起寿衣,果然,在奶奶背上有一列用血写出来的字,‘我会来找你的。’

短短六个字,透着深深的恨意。

爷爷死死的盯着这六个字,咬着牙骂道,“血字诅咒,老太婆怎么会这个本事?”

爸妈一听,脸色刷的一下变了,紧张地望着爷爷,“妈她要干什么?”

爷爷没有回答,而是叫我妈去厨房抓一把供奉灶神爷的香灰。爷爷划破我的手掌,将我的血和香灰搅拌在一起,抹在我的手掌上,让我抹去奶奶背上的血字。我哆嗦着将香灰抹在奶奶背上,奶奶的背冰冷,冷得刺骨。随着我的动作,血字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血字被香灰盖住,依然有血芒若隐若现。爷爷沾上香灰在奶奶背上画下一个怪异的图案,闪烁的血芒黯然消失。

爷爷开口道:“将她下葬吧。”

爸妈一惊,急忙道:“妈刚死,现在将她下葬,村里恐怕会有风言风语。”

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望着爸妈说,“她背负血字诅咒不宜久留,要七陵活着只能将她下葬。”

爸妈没有办法,只能照爷爷说的去做。他们出门去请来了八个人,抬棺的八仙。

爷爷亲自为奶奶敛了尸,合棺之后,抬棺的八仙抬着奶奶,跟在爸妈身后出了家门。

奶奶下葬的第三天,一条胳膊粗的黑蛇来到家门口,直立起身子张望。爷爷看到这一幕,神色显得惊慌,想要将黑蛇弄死,黑蛇一溜烟就逃了。当天夜里,村子里几户人家的牲口全部死绝。

村里的人吓坏了,来到家里让我赶紧滚,不要害了他们。

爷爷没有办法,只好带着我离开村子住到山上去。山上有一间木屋,爷爷说是他让爸妈请人盖的,原来一切都在爷爷的算计之中。爷爷让我不要担心,安心学他的本事,他会护着我长大,谁也不能害我,哪怕是奶奶。

奶奶下葬的第七天夜里,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坐起身子迎着幽幽的月光看出去,只见一件大红衣服挂在窗户外的树上随风而飘。我吓得瑟瑟发抖,甚至忘了叫醒身边的爷爷。

外面呼喊我的声音忽远忽近,是死去奶奶的声音。我突然哭了起来,哭声惊醒了爷爷。爷爷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屋外的大红衣服,他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喝骂,“死老太婆,你非得要让王家绝后不成?”

爷爷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黄纸,三下五除二的折出一个纸人。爷爷将纸人从窗户扔出去,忽然一阵风吹过,大红衣服随着风飘走。我用力的揉着眼睛,直直地望着外面,我好像看到有人穿起了大红衣服。

爷爷拍着我的肩膀安慰,让我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爷爷果然没有说错,往后的日子很平静,奶奶没有再来找我。我跟着爷爷学本事,就连读书认字都是他教我。他对我说,只要把他的本事学到手,往后不愁。

我不敢忤逆爷爷的意思,因为爷爷说过,我必须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不然很可能会死。

十七岁那年,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来访,我从他口中得知爷爷是风水界赫赫有名的大师,以梅花易数见长,人称王五仙。我这些年所看的书,都是爷爷精心为我准备的。

来拜访爷爷的老人也不是凡人,同样是一个风水大师,南方风水界的领头人物,六指黄。六指黄有十二根手指,左右双手皆有六指。此人以一手易经八卦见长,号称能算遍阴阳,过去未来。

风水界流传着一首打油诗,‘南方六指一半天,北边出马镇一边。关中神君到处走,五仙居中留人间。’

四句诗说的是风水界的四大奇人,分别是六指黄,马镇北,关中君以及爷爷王五仙。

六指黄这一次来拜访爷爷,不是叙旧,而是要和爷爷比斗。

在我未出世之前,他曾和爷爷斗过一场,惨败。这场失败成了他的心病,以致于二十年来,他在风水上的造诣没有半点提升,甚至出现过落卦,落卦这种事不应该出现在六指黄这种高人身上。

六指黄说,现在不来,等我成年就没机会了。

我不明白六指黄话中的意思,想问个清楚,爷爷让我别听他胡说八道,并且让我滚到屋子里面去看书。

我哪里有心思看书,但爷爷既然发话了,我不敢不听。浑浑噩噩的在屋子里待了半天时间,一声狂笑声将我惊醒。

我跑出木屋,就看到爷爷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他脸色惨白,身体不停地颤抖。

六指黄笑望着爷爷,然后指了指我,冷笑道,“王五仙,为了一个本就该死的人,耗尽一身精力值得吗?”

爷爷没有回答六指黄的话,而是怒声道:“你赢了,可以滚了。”

六指黄不气反笑,阴恻恻的发笑,“王五仙,老夫为了这一天可是足足等了十七年。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那老婆子回家就要杀你孙儿吧,因为老夫告诉她,你的孙儿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凡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会死。她啊,一开始并不相信老夫,为此,老夫施展手段取了她一个侄儿和侄孙女的命,她就信了。”

我气得浑身直哆嗦,原来一切都是六指黄在搞鬼,一切都是他。他在此时说出这些话,分明是故意刺激爷爷。

爷爷气得面庞涨红,怒指六指黄大吼,“六指黄,你欺人太甚!”

六指黄仰天大笑,轻蔑地看过我和爷爷,转过身朝山下而去,“老夫虽然胜之不武,却是赢了你王五仙。从今往后,老夫心魔已除,当登风水第一人之位。”

听到六指黄嚣张的话,我很想回他两句,爷爷一把抓住我的手冲我摇头。

我死死的咬着牙,极为不甘心。

我把爷爷扶进屋子里,爷爷让我看书,而他则佝偻着腰背走到床边躺下。爷爷与六指黄比斗过后身体就垮了,脸上还长了大疮。一天长一个,足足长了十七个,不停的流出脓水。除此之外,木屋里还出现了十七个纸人。纸人脸上画得花花绿绿,夜深了,纸人眼睛会泛起幽幽绿光。

一天,爷爷强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拉着我的手问道,“七陵,你还有多久成年。”

看着爷爷干瘦的面庞,摸着爷爷皮包骨头的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能想象到爷爷有多么的痛苦。

我哽咽着回答道:“爷爷,还有半年我就十八了。”

“我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爷爷吐出一口气,他吐出的这口气带着黑气。

死气?

我心头一颤,爷爷这是大限到了吗?

爷爷看出了我的担忧,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轻轻的拍着我的手,“七陵,生老病死乃天数,不必伤心。只可惜,爷爷看不到你成年了。”

我默默的流着泪。

“六指黄选择在你将要成年之前来挑战我,是他算计好的。他是要坏我十七年的苦心,让我王家断子绝孙。以我苟延残喘之命,换你活下去,值了。”爷爷说这话时,浑浊的老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杀意。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六指黄好过。”我紧紧抓着爷爷的手,暗暗下定决心。

爷爷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七陵,六指黄是一只老狐狸,他做事不择手段,手上沾染的血不计其数。你不能与他斗,你斗不过他。”

“爷爷,我听话,我不和六指黄斗。”我嘴上敷衍着爷爷,心里却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定要六指黄付出代价。爷爷看到我的样子,满脸苦笑。

“七陵,爷爷几天前为你卜了一卦,你的生机应在南方江城,有一女子能助你渡过生死劫,她生于庚辰年五月亥时三刻,比你大三岁,你要铭记于心。”

我不停点头,眼泪不住的流下,爷爷这是在交代后事。

“我入土之后,你就南下吧。记住了,生死劫不破,你不能归家,否则,你爸妈也会受到牵连。”

听着爷爷的话,我心里痛苦至极,已是哭不出声。爷爷为了我,耗费了所有心血。

爷爷艰难地抬手指着床尾的十七个纸人,幽幽说,“我会将它们一起带走,留下来只会成为你的祸害。好了,你下去叫你爸妈来替我收尸吧。记住了,出了门就不要回头。”

说着,爷爷松开我的手,轻轻的推我一下。我泣不成声,起身离开屋子。在我踏出木屋的瞬间,十七个纸人燃烧起来,燃烧着幽绿色的火焰,很快烧成灰烬。我站定脚步,伸手抓住门框,咬着牙强忍住内心的悲痛不让自己回头。

忽然,一阵风从窗户吹进屋中,卷走纸人燃烧留下的灰烬。这些灰烬从我眼前飘过,我隐约看到灰烬凝聚成一个黑色的纸人。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浪漫小说
  3. 伦理禁忌小说
  4. 相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