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玄幻 > 乡村小河神

更新时间:2020-07-23 17:30:05

乡村小河神

乡村小河神 一剪松 著

连载中 林寻白小洁 讽刺小说 宝宝小说 励志小说 鸿蒙小说

《乡村小河神》是由作者一剪松著作的玄幻小说,情节扣人心弦,过目不忘,题材新颖,值得一看。乡村小河神小说试读:林寻偶得河神传承,发家致富就在眼前,开直播间,种田,养鸡养鸭,我上我也行。

精彩章节试读:

“林寻!你听清楚了,我跟你爸回家之前,你不把房子修好,我打断你的狗腿!完犊子,啥也不是,啥也不是......”

“老妈,是......是咱家破房子先动的手啊!”

嘟嘟......

“啥也不是,啥也不是?”林寻仿佛看到了亲娘手怼屏幕的愤怒。

低头瞧瞧在他腿边各种撒欢各种嗨的纯黑色小泰迪,一脚踢开,假装吓唬道:“听见没白小洁,爹妈回来就得打断你狗腿。”

汪!!!

白小洁灵活后跳,快速脱离危险圈,大眼无辜的看着小主人。

明明是打断你狗腿!

再说,人家明明是纯种黑色小泰迪,纯爷们,你凭啥叫人家白小洁?

林寻仰头,避过刺眼阳光,眯眼瞥着屋顶水缸大小的破窟窿,目光呆滞。

没钱,怎么修?

琢磨了一会,还是得让老妈赞助点。

林寻摆弄着从房顶跌落时摔得‘五彩斑斓’的手机屏幕,好不容易才拨出老妈电话......

被加入黑名单了?

“我......居然......这是亲妈不是?”

“手机也碎了,直播搞不成,咋赚钱呀?咋修房子啊?”

父母在外地打工几年没回来,林寻上大学后,生活费都是他自食其力赚的。

艰难毕业后,工作实习又处处碰壁,实在没办法,趁着放假回老家,准备揭几个瓦片,搞个直播节目,赚点生活费。

直播间的口号都想好了。

“乡村大瓦片,猛火烤一切。”

没想到他刚上房,年久失修的瓦房就被他踩了个大窟窿,手机屏幕也摔废了。

一夜回到解放前,啥也干不成了。

“没办法,只能干老本行了!”

提到老本行,林寻突然有点小兴奋的摩拳擦掌,“好久没干了,技术不会太生疏吧!小乖乖们,等着品尝大爷高超的手法吧。”

白小洁也激动的汪汪大叫,似乎还很熟悉流程,带头进击,撒丫子冲出了院门......

清风徐徐,河水围绕大片稻田,清澈见底的小溪缓缓流淌,两旁芦苇随风摇曳。

“汪汪。”

白小洁早河边撒欢,偶尔嗅一嗅大石头下的气味,有时泥土块也不放过。

河边,林寻穿着他十块钱买的大短裤,弯着腰、踩着泥,目不转睛的盯着水渠泥浆中,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手中扯着跟鱼线。

突然,鱼线一动,林寻占满淤泥的手瞬间拉动,一条野萝卜粗细的黄鳝被拽了出来。

黄鳝奋力挣扎着扭动全身,试图与命运做最后的抗争,可惜于事无补。

下一秒,却被林寻的指扣死死掐紧,丢进蛇皮袋。

“汪!”

白小洁立刻雀跃着撒欢奔来,围绕蛇皮袋上蹿下跳,摇着尾巴兴奋乱叫。

林寻从小在田野间、山林中长大,下河捕鱼捉虾,上山逮鸟掏蛋,简直跟呼吸一样简单。

没用多长时间,又抓到了些螃蟹和黄鳝,但心里却不高兴,满是嫉妒。

搞打野直播的所谓大神们,抓点小鱼小虾就有一堆礼物、666刷屏,如今他徒手成就梦想,却只有舔狗白小洁汪汪几声,连个喝彩的人都没。

破手机怎么就不争气,一摔就碎,果然便宜没好货。

林寻走在河边踏泥打水,寻找下一个猎物,躲在水草里的小鱼四处惊散。

他对小鱼苗没兴趣,不值钱。

修房子、买手机,至少万八千块,就算把鱼苗捞干净,也买不起块瓦片。

忽地,林寻注意到河床边芦苇丛一阵异动,随着极小的声音游动,目光定格在一个不大的洞口处,刚好看到一条尾巴缩了进去。

但是看起来不像是黄鳝,更像是条喜欢钻泥的鲶鱼,光看半个巴掌大的尾巴,起码得占一半烧烤架,看来,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

林寻顿时来了精神,快步走上前去,仔细探查。

果不其然,洞口不小,鲶鱼最喜欢这种泥泞多水的芦苇丛,因为洞口多,方便安全藏身,而且小鱼苗多,方便捕食。

“这大家伙得有几斤?阿弥陀佛,为了千万条小鱼苗能顺利成长,今儿只好把你收了。”

躲在洞里的猎物还不知道,林寻这个猎人已经在琢磨是红烧还是清蒸了。

林寻‘打野’经验异常丰富,最少也得是大师级别。

走上前的林寻定了定神,撇了眼撒欢的白小洁,示意不要出声。

白小洁蹑手蹑脚走着猫步,走到跟前,无辜的大眼眨巴两下,抿嘴不再发出动静,似是等待主人的精彩表演。

林寻心里难受啊,没条件直播,也没买彩卷,不然凭今天的运气,怎么也得中五块钱儿。

弓着步,身子半蹲倾斜,手臂缓缓探进洞里,一路到底,“软软的大宝贝......摸到了!”

可是......林寻脸色突然骤变。

指尖传来的并不是鲶鱼黏滑软腻的触感,反而触手冷硬,更有质地的鳞片。

林寻头皮发麻,脑瓜子嗡嗡的,浑身鸡皮疙瘩暴起。

刚才明明看到是鲶鱼尾巴,难道......眼花了?

这是......老鳖?小龙虾?

林寻没做多想,赶忙往回抽手,反正不管是什么,总是没好事的。

沾满淤泥的手已经抽到洞口,下一秒,黑洞中,一条黑蛇极速探出头来,狠狠咬住他的中指,锋利獠牙瞬间刺破血肉。

“嘶!蛇!”

手指剧痛难忍,看到被蛇咬住,本能的想抽手,但又立刻放弃。

以经验来说,如果此时快速抽离,多半会被蛇牙钩掉大块血肉。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以进为退,猛地大力抓住蛇头,狠狠把蛇拽出洞。

这时,林寻才看清,下死口要他的是一条小臂胳膊粗,一米多长的黑蛇。

通体漆黑,鳞片锃亮,两排锋牙咬住手指不撒口,正剧烈扭动撕咬。

林寻手指伤口伴着淤泥,血水噗噗冒出,场面格外惨烈,他也不禁后怕,如果刚才强行抽手,恐怕只能剩骨头了。

“玩儿蛇呢!蹲我!?”林寻心中暗骂,玩鹰的被鹰啄了眼,打野王者反被蹲?

林寻左手死死握住黑蛇七寸,死死掐住黑蛇嘴角,吃奶劲都用上了。

但黑蛇不仅不松口,反而咬得更加结实,林寻似乎都听到了蛇牙和指骨摩擦的声音。

而且黑蛇在吃痛中,还拼命缠住林寻手臂、手腕,希望林寻会血液循环不通,手臂麻木后,它好趁机逃脱。

“你这个畜生!让你咬我,让你缠我......”

林寻气得骂骂咧咧,更是疼的冷汗直流,暴躁中将黑蛇连带自己手臂一同摁在岸边大石头上,抄起一块尖锐锋利的石块,也不怕伤到自己,疯狂狠砸。

一下,十下,三十下......

直到黑蛇松口,一把将其甩上岸,手臂也被划破了几道冒血伤口。

黑蛇身子已经砸烂,头也被砸扁了,居然还没死透,扭动着半截身体,向草丛乱窜。

“基因突变?这都不死?”

林寻正纳闷,白小洁嗷嗷叫着狂奔扑去,对着濒死的黑蛇疯狂撕咬。

黑蛇身子糟了重击,又被白小洁几番缠斗,竟然还有力气继续挣扎。

好一会,脑袋被白小洁咬断,才不再折腾。

白小洁咬着蛇头兴奋啃。

林寻以为白小洁要把黑蛇吃掉,再仔细瞧瞧,这狗子居然在......

舔蛇血!

“白小洁,你换口味了?嗜血食生的狗子可不好养,小心我杀你吃肉!”

白小洁没理会,吃饱喝足,伸出灵活的舌头,满意的舔舔嘴角余腥,到林寻腿旁撒欢。

“滚一边儿去,也不知道心疼主人。嗯?这是什么?”

林寻捂着手指伤口,踢了一脚几乎断掉的黑蛇,发现七寸处闪着金属光泽。

定睛细瞧,像是金黄色的鳞片,什么鬼东西?

“咿?金子?”

林寻俯身观察,鳞片纯金闪光,上面雕着精致的画笔,云雾,海水,共同围绕出圆形。

顿时兴奋的咧嘴憨笑,伸手去大力扣鳞片,却没想到轻轻一拔便落入手中。

鳞片只有指甲大小,但入手很有分量,翻来另外一面,是火焰与大地的图案。

这怎么看都像是......一面镜子。

一面只有指甲大小的奇怪镜子。

“金子?这么小的面积上正反面都是栩栩如生的雕画,拿到市场上,估计能值不少钱!如果是黑蛇吞掉的古董,岂不是发了?买手机,修房子,娶个漂亮小媳妇......”

林寻正在荡满笑意时,金鳞瞬间吸光伤口的鲜血,与血肉融合在一起,这一幕变化来的太快,根本没给林寻反应的机会。

林寻兴奋过后却是不寒而栗,从小淘气捣乱的他,经常听村里老人说些妖魔鬼怪吓唬人,他虽然不害怕,但如今不科学的东西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想想其中必有猫腻。

想要抠掉陷入手指血肉的金鳞,然而金鳞却已经和血肉融合一体。

“吾之传承,由尔延续,镇守八方,造福万灵。”

念头里莫名出现奇异的空洞声音,忽地,被咬伤的食指金光闪烁不停。

“我…的天......金…金手指......”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宝宝小说
  3. 励志小说
  4. 鸿蒙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作者:心静如蓝

    现情小说

  • 弓神怒
    弓神怒

    作者:花神剑

    玄幻小说

  • 神品玄医心经
    神品玄医心经

    作者:爱吃的猫

    都市小说

  •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作者:妖倾墨

    都市小说

  •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

    作者:墨云归

    现情小说

  • 崛起之纵横文娱
    崛起之纵横文娱

    作者:孟楼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