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武侠 > 武林葬雪志

更新时间:2020-08-21 17:40:28

武林葬雪志

武林葬雪志 佚名 著

连载中 沐雨唐七 轻小说 民国小说 异世小说 相术小说

武林葬雪志主人公叫沐雨唐七,是佚名最新创作,目前正在麦子云连载。沐家是云南沐王府分支,十五年前被人所灭,只有沐雨一人幸存。故事以沐雨的视角展开,古塔遗书、岭南寻踪、柳阳奇案、少林遭难、朝党之争、边关血战,看似毫无联系的事件背后,却是煞武盟在推波助澜。天下神兵的秘密渐渐浮出水面,沐雨终于看清了这跨越二十年的真相,但这个结果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精彩章节试读: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碧波绿水,杨柳荫荫。正值春季,江南景色,美不胜收。

江畔,有一小镇名为杨家镇,镇子虽小,却是江南重要渡口之一,由是每日这里都聚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侠士,每时每刻都是一片繁华之景。

这日午时,江上自开封方向泛来一叶扁舟,乘着风势不多时便到了岸边,从船上下来一位持剑的白衣少女。

这少女立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片嘈杂安静了不少。只见她眉如柳叶,瞳如宝石;肌肤白胜雪,唇若含朱丹;三千青丝随风散,一袭白衣伴波摇;静如青莲亭亭玉立,动如春风飘忽若神;但见纤足轻点,步步生莲,等到众人回过神来,那少女却是消失在人群之中。

半晌之后,才有人叹道:“方才我是见了仙女么?”有见多识广之人便接过话茬:“我看那女孩儿一袭白衣,气质不凡,清冷出尘,又携一把长剑,八成是落雪弟子!”此语一出,众皆恍然,纷纷称是,不少人附和道:“也只有落雪弟子有如此气质。”但这时候却听见船家一声大喊:“快拦住她!”众人目光汇聚过来,便有人调笑道:“怎么?船家看了一路还没有看够么?想要拦下人家小姑娘仔细看看不成?”众人大笑不止。

那船家一脸焦急,伸着脖子张望,却早已不见少女身影,无奈一声哀叹:“她,她还没给路费呢!”

落雪,乃武林中第一大新兴剑派,坐落于终年积雪的天山落雪峰。掌门秦飞雪本是当朝大将秦三绝的千金,深受父亲影响的她从小习武,再加上她本人也是个百年不出的奇才,竟是自行悟出一套剑法。不过虽是剑法,偏偏没有固定的剑招,你可以说它只有一招,也可以说它有无数招。落雪剑法,随心而动,随性而为,以无招破有招,以无形破有形。只有做到潇洒自如,不拘泥于剑招,领悟剑意,才是最上乘的落雪剑法。

而秦飞雪正是把落雪剑法发挥到了极致,心如止水,恣意而为,剑气滔天,连绵不绝。于是秦飞雪把这种奇妙的至高境界称为“葬雪”,此套剑法,便是“葬雪剑”。

凭着这套“葬雪剑”,落雪立派不到十五年便迅速崛起,很快便发展为武林一大顶尖势力。

话回杨家镇,这抵达杨家镇的少女确实是落雪弟子,她名沐雨,三岁那年随剑神叶一龙上了落雪山,碰见了秦飞雪。秦飞雪和叶一龙一见如故,两人论武一月有余,最后秦飞雪创立落雪一派,而叶一龙突有要事,便拜托秦飞雪照顾沐雨,自此,沐雨便成了落雪第一个弟子,也是秦飞雪唯一一个关门弟子,由是虽然她今年方才十七,却是落雪的大师姐。

虽然落雪剑派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落雪弟子在江湖上的口碑却是相当不错,因为落雪收徒极为严格,必要经过一系列的考核,而且必须是品行端庄,侠肝义胆之人,若是不符这两条,任你天赋再高,落雪也不屑一顾。

因此,落雪乃是八派中弟子最少的,但每个落雪弟子在江湖上都会受到正派和百姓的尊敬。

现如今落雪门人三千,其中九成都是外室弟子。秦飞雪把葬雪剑法分为七层。只有领悟到第三层境界的外室弟子才有资格修炼更加深奥的葬雪剑法。

而沐雨,作为落雪的大师姐,跟随秦飞雪十四年之久,接受秦飞雪亲传的她,如今已将葬雪剑修炼到了第五层的境界,这般成就,已是落雪剑派第三人。

十四年来,这是沐雨第一次下山,而且一下山就来了这么远的地方。

一个月之前,天山落雪峰,落雪殿。

“师父。”沐雨看着秦飞雪,道。

秦飞雪虽然已近四十,但看起来与二十五六的姑娘无异。她虽没有沐雨绝色的面容,但是也是颇有韵味的一个女子,尤其是那双眼睛,说不出的美,仿佛有摄人心魄的力量,当真是越看越觉得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秦飞雪冲着沐雨招了招手,沐雨踌躇一瞬,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

秦飞雪微微一笑,轻轻把沐雨的头按到自己肩上,叹道:“小雨,以后没有其他弟子的时候别表现的这么生疏好吗?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沐雨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是,师父。”

秦飞雪扶着她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睛,佯怒道:“你叫我什么?”沐雨眼角一抽,随后无奈地道:“娘。。。。。。”

秦飞雪立刻喜笑颜开,忍不住来了个熊抱,沐雨只好苦笑着受了这一抱。

落雪立派之初,唯有秦飞雪和沐雨相依为命,当初只有二十五六岁的秦飞雪待三岁的沐雨如同亲生女儿。

后来落雪逐渐发展,沐雨作为大师姐,自然不能以娘亲来称呼作为掌门的秦飞雪,于是自小便懂事的她便不再叫秦飞雪娘亲,而是叫掌门或者师父。

但是在秦飞雪心中,沐雨一直是她的女儿,但是无奈随着沐雨年纪以及实力的增长,她的性子越发清冷,自打十岁之后便没有见过她笑,这让秦飞雪很不舒服,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让沐雨拥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不过好在她能感觉到沐雨和她的感情并没有变淡,虽然沐雨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秦飞雪对沐雨心中所想不说了如指掌,却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

沐雨被秦飞雪抱在怀中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终是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开口道:“娘,能放开我吗?”

秦飞雪放开沐雨,捏着她的脸蛋,笑嘻嘻地道:“生气啦?来,笑一个。”沐雨一脸无语地摇摇头,岔开话题:“娘,您不是说今日要告诉我我的身世吗?”

一提到沐雨的身世,秦飞雪面上的笑容慢慢消散,她思索片刻,道:“小雨,我其实也是。。。。。。唉,你。。。。。。真的想知道?”沐雨毫不犹豫地点头。

秦飞雪长叹一口气,道:“当年,我与叶一龙相聚虽是一月有余,不过他痴迷剑道,这一月以来,愣是没说过你的身世,直到他离开那一天才匆匆交代几句。但。。。。。。他当日走得实在太过匆忙,我也只知道你家乃是世家大族,十五年前被仇家所灭,碰巧叶一龙路过,将你救了出来,但是其余人全部罹难,无一幸免。”

沐雨微微垂首,小手捏的发白,清冷的眸子不由得闪过丝丝杀意,若要让她知道谁是幕后指使,定要手刃仇敌,为家人报仇。

“师父,我要下山查明真相。”沐雨抬起头,满眼的坚定。

秦飞雪怜惜地抚着她的长发,叹道:“小雨啊,这落雪峰不好吗?你从未到过尘世,哪里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而且,而且你要是走了,娘该怎么办啊?”说到这,竟是红了眼眶,因为她知道,沐雨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她决定的事,很难改变。

沐雨眼中划过一丝不忍,但还是说道:“娘,您放心,等我办完事就回来陪您,一辈子都不离开了。”

秦飞雪心中暗叹一声,起身,把墙上那把长剑卸了下来,轻轻摩挲着剑身,道:“也罢也罢,你这孩子从小就倔得可怕,既然你想走,娘也不拦着你了,省得你心里怨恨我。”说着,把剑递给沐雨:“这把银霜剑跟了娘二十年,如今便送给你吧。”

沐雨接过银霜剑,微微低下了头,闷声道:“对不起。”

秦飞雪捧着她的脸颊,在她额头一吻,柔声道:“傻孩子,哪有什么对不起,娘不是拦着你去查询真相,只是担心你在山下吃亏啊。”

沐雨道:“为什么?谁要是敢惹我杀了就好了,这不是娘教我的吗?”

秦飞雪哭笑不得:“你这孩子,娘的意思是好好保护自己,不是让你随便杀人,唉,尘世间关系复杂无比,一时间也是说不明白,你就自己好好去感受吧,但是一定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为先,实在不行就去找下山历练的落雪弟子,再不行就回落雪峰吧。”

沐雨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次日一早,沐雨只身离开落雪峰,秦飞雪站在山门遥望许久方才心事重重地回到落雪殿,刚一进殿门便惊声道:“糟了,小雨忘记带盘缠了。。。。。。”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民国小说
  3. 异世小说
  4. 相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