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瓜果迷文学 > 灵异 > 王爷,莫冲动

更新时间:2020-07-15 10:14:08

王爷,莫冲动

王爷,莫冲动 果然 著

连载中 夏奉初夏子轩 多肉小说 炼丹小说 网王小说 星空小说

火爆新书《王爷,莫冲动》由著名作者果然最新创作的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夏奉初夏子轩,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她出生就被命批克父克母克长辈,被送到乡下放养。长大后又被当成挡箭牌,为了妹妹的前途逼她嫁给一个白痴王爷。可谁知道那白痴王爷身边竟然跟着一个战神的亡魂,而她是天生的鬼瞳,体质敏感。一见到战神就感受到威压,瑟瑟发抖。某王爷说非不自觉,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往王妃跟前凑!!!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月亮被一层乌云遮住,月光微弱的透出来,稀薄暗淡。

暗月下,夏奉初身穿大红衣裳,头戴凤冠,步履轻飘。一阵夜风吹过,凉意渗骨,凤冠上的流饰也被吹出丁丁当当的响声。

夏奉初一惊,蓦然的醒来,打量着自己的打扮以及四周环境。这是什么地方?是梦吗?她明明记得自己吹熄了灯上床睡觉,怎么醒来却站在这儿呢?

就在夏奉初迷惑不解的时候,她突然看到远处行来了一支仪仗队。

那仪仗队队伍很是庞大,人数众多,而且在仪仗队的前后方还分别行进着骑马的兵士与步兵。

看那些兵士们的打扮,穿着的是前朝兵士的衣服。

“这难道是百年前战死的军兵魂?”

看到这里,夏奉初心里有些明白了,她果真是在做梦呢,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梦到百年前的军兵魂呢?

军兵魂仪仗队越走越近,夏奉初也看清了那些高大的战马,每一匹都是红鬃烈马。那些骑着马的士兵,身披战甲,手握长枪,虽然看不清面容,却感觉个个目煞凶恶,死气阴沉。随着这支死魂军队渐渐走近,底下马蹄所踏之处,黄沙漫起,青草迅速发黄枯萎,可见其阴煞极重。

一般来说,战死的士兵灵魂不得安宁的话,他们身上的戾气和煞气就会特别的重。因为士兵坚韧的战斗意志就与含冤而死的怨魂一样,拥有对世间强烈的执念,加上他们本身杀气极大,且数量又多,一般的镇魂方法对他们都没有用。只有等到午间阳光最烈的时候,在战场的四周布下镇魂物器,利用天方地位,才能暂时压制他们。

所谓的“天兵鬼将”,指的就是他们强大的阴力。

不过,兵魂也受地缚所限,任他们阴力再强大,也只能在阴时的战场出现。所以一般人只要不去战场,是极少会遇上他们的。

让夏奉初不解的就是,为什么自己会梦到他们呢?并且梦到的还是百年前的战魂,自己住的地方,可一点儿不也靠近百年战场的啊。

正疑惑的时候,那支仪仗队又行得更近了。一阵阴风刮来,夏奉初看到在骑着马的士兵后面,跟着的一支抬着红色轿子的队伍。此时那张轿子已经来到夏奉初的面前,随着阴风刮起,轿帘吹开,夏奉初瞧见,这是一个空轿子,里面没有新娘?

“不好!”

瞧见轿子里是空的的时候,夏奉初便意识到不对,可惜她想逃却没机会了。

只觉得身后被谁用力一推,夏奉初便跌进了轿中。

“新娘入轿,起轿——回”

轿子外,一个粗粗砺砺的声响起,声音拖得又长又沉,像是谁在用腹语发音似的。

而夏奉初呢?此时已经被困在了看似普通实则上却是密不透风的红轿子里。无论她如何的拍打,冲撞,那轿子却纹丝不动,她连那软软的帘布,也能没掀起一条缝来。

夏奉初感觉到那轿子被抬了很久很久,但是又仿佛很快很快,时间在她的等待和焦急中,变得没有了现实感。终于,轿子停了,从外面伸进来一只又老又粗,黑色指甲,布满了皱纹的手。那只手一把拽住了夏奉初的手臂处,将她从轿子里用力拖了出来。

夏奉初只觉得眼前一晕,头顶上就被罩下了一块红纱巾。

“一拜天地——”

那又老又粗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随着这声一落,夏奉初就被人拽着跪在了地上,还被人压着脖子往下拜。

“你们是谁,放开我!”夏奉初的心里这样呐喊着,然而她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发不了声音,想要挣扎,却又觉得拽着自己的人手,力量奇大,有如巨大的铁钳,挣也挣不开。

无法出声,无法挣扎,夏奉初便在心底默念着咒文,想用道法的力量挣脱开这个诡异的梦境。可是咒文念完了,却像是背完了一首诗,别说梦醒了,就连身边这只钳着她的大手,也连一丝松动都没有。

自己居然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二拜高堂——”

随着声音再度响起,夏奉初的脑袋又被人压着继续往下拜。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谁是夫?

夏奉初挣扎着,想透过红纱巾望一望谁在跟她对拜。可惜红纱巾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视线,只在边角处扫了一下,让她看到站在她对面的人,穿着与她同样的大红衣袍,胸前还背着一个大绸红花的新郎装扮。

不过,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却也还是让夏奉初窥到了对方的一丝身份,因为,那人在大红袍外,还披着半件战甲。

既然还穿着战甲,那就肯定是从军的人了,拥有一支为他迎亲的军队,难道,他是那支军队的首领?

“送入洞房——”

什么?送……送入洞房?

不等夏奉初惊愕过来,下一秒,她已经置身在了点燃红烛的新房内。

夏奉初没了任何反抗的力量,只能乖乖的坐在新床上,等着那人的到来。

那人来了,给她喝了交合酒,挑去了她的红纱巾。

“住……住手……”

夏奉初手脚不能动,连脖子都不能动,眼睛只能望到红红的帐顶。

她的心头越来越慌,她拼命的喊着,挣扎着,但是无论是声音还是力气都无法传送出去。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一动也不能动。夏奉初心中默念出一个破血挣脱的咒术,终于“啊”的一声。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醒……醒过来了……”

夏奉初坐在床上,心犹不停的狂跳着,而她发现自己的全身已经被汗液浸湿,在初晨的寒气下,汗液变成了冰液,包裹着她发抖的身躯,竟有种还置身于那冰冷的大手覆盖中的感觉。

“小姐,小姐。”胡嬷嬷此时一掀帘子踏进屋来,脸色忧心一片:“京里来人了,说要接你回府里,奉旨成亲。”

“什么?!”夏奉初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

怎么又是成亲,难道她做的是——预知梦?

猜你喜欢

  1. 多肉小说
  2. 炼丹小说
  3. 网王小说
  4. 星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